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新型艺术设计教育体系中的观念思考/Think about concept in new system

1970-01-01 08:33:26 www.artchn.com 来源:艺术中国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罗先国

迄今为止,中国开设有艺术设计专业的高等院校已逾460所之多,这一数字仍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而与此同时我们面临的是:在未来的10年,学龄人口将急剧减少,迎来实行计划生育后的第一个人口低谷。这样一来,在不久的将来,设计教育领域将会有一次大的整合,不管是来自行政的干预,还是接受市场的无情淘汰。许多院校也意识到了危机的来临,正加大教育改革的力度,这是令人欣喜的事情。但遗憾的是这种变革仍是基于对传统的教学体系的修修补补,功效难显卓著。除去经常抱怨的体制的原因,我们是否也有必要反省一下我们的思维方式?笔者有幸参与了大连轻工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以下简称大轻艺院)的教学体系的改革,感触良多。而《包装与设计》刊登的王昭同学的《产品造型专业教与学之我见》一文中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正好切中我的研究范围,故成文以求教于同行兼与王昭同学商榷。

转变观念部分

转变观念不是新的提法,过去有许多的人都在呼吁教育观念的转变,但对怎么转,转成什么样才是适合的问题一直十分模糊。教学改革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转变观念。在大轻艺院的教学体系改革中,我们对改革之观念的范畴进行了厘定。

院中心功能定位之观念。在我们的传统思维中,学院的中心功能是“学习”,而设计院校的中心功能自然就是“设计的学习”。这种狭窄的定位很快显示出它的不适应性来,人为地造成了学院与社会的相对分离,而这种分离达到一定的程度,就转变成学院的固步自封,导致“象牙塔”之称的产生。学生集四年之所学满怀理想走进社会,却在最基本的生活方式上与社会生疏,其融合总是艰难而苦涩的。所以笔者在做大轻艺院的中心功能定位时,更偏向于“为学生提供一种生活”的理念。内容包括对生活的认知、生活方式的选择与创建、生活经验的猎取等等。在这里终极目的是“更好的生活”,“学习”不过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的一种手段。这就要求我们的课程设计、授课方法、教育管理等方面都要生活化,人性化,更多的考虑对“生活”的意义。这样的定位,再进行合适的流通后,容易让人接受,也更具亲和力与现实意义。要让学生明白:你之所以要学习,是因为你要生活。而更好的生活则需要更加努力的学习。也要让教师理解:你选择的这个职业也是一种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就必须更加热爱并为之付出心血。以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来理解学习,学习自然就有了动力和情趣。

经验与模式的引进观念。我们在谈到国外的艺术设计院校的办学经验与模式的时候总是很尴尬的,因为“照搬”与“借鉴”的界限很模糊。而关于“民族性”“世界性”的争论也从未停止。我想说的是,是民族的还是世界的,取决于我们的参考坐标。我们热衷于呼吁于世界接轨,却从来没有想过让世界与我们同步。所以我们总是在学步,在世界后面追赶,也总是在最后。在设计界与设计教育界这种现象尤为严重,我们习惯了用别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许多人出国考察,带回来许多“先进的经验”,兴奋不已,于是在国内开始实验,据称效果很不错,开始在国际上获奖。但我以为大多是失败的,因为这样的体系培养出来的是一批“语无伦次”的设计师。我们博大精深的语言在他们的笔下变成了苍白无力的形式,而西方的设计语言在我们的文化系统里惊慌失措。我们忽略了设计的一个基本原则: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一位国外的设计师在一场给国内的设计师和设计教育工作者的报告中劝诫:其实你们拥有世界上最美的东西,如果你们细心发现。诚如斯言,心平气和的追溯我们的教育历史,从诸子百家开始,到马融、郑玄,到韩愈、柳宗元,到朱熹,到王夫之、梁启超,到蔡元培、陶行知,到徐特立、成仿吾……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教育体系,只要我们赋予它们新的时代内容与形式。在设计领域,我们要做的是细心剖析我们独特而丰富的设计语言,首先就要珍视传统,善待传统,回头清点一下我们的积蓄。然后用现代的、科学的手段加分析、改造,派生出新的设计教育体系。“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也只有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设计学院才能培养出由中华民族特色的设计师,为世界的设计树立另一个标高。

师生关系的观念。作为一名青年教师,我们总能听到学长的谆谆教诲,诸如要对学生负责的劝诫。而在学生对教师的评价中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是否负责”。但笔者却在思考:为什么总是强调对学生负责?难道已经成年的大学生还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吗?而作为学生,一面给老师提着要求平等,自主,更大空间学习的建议,一面又要求老师对他们负责,这不只荒唐之至吗!这种情况笔者深有感触:本意上我是主张学生对自己的学习负责,作为教师我只是一名引导者的角色,所以在上课点名,上缴作业等问题上一直放开,但引来学生反映老师不负责任和管理者的压力。待我严格起来,学生又提意见说管得太死,把他们当小孩,对教师产生反感,甚至愤恨心理。所以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未来的师生关系做一个重新的定位,而这种定位首先来自学生对自己的认识。笔者在大轻艺院的师生关系定位一节就很清楚的写明:作为一个成年的大学生,你有必要清楚你的未来由你现在的选择决定,并且你必须为此选择承担相应的责任。作为教师,我们要做的是使你们意识到你所面临的各种选择及其后果,也包括为你们提供各种选择的参考。在这样的定位中,教师不再是唯一的信息源,自然也并非“主体与客体”的关系,或者是联系学生和设计界的桥梁。“人们所追求的师生关系,是探究过程中合作者的关系。”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创造性将得到最大的鼓励,同时教师也更加专注于纯粹的教学。最重要的是,让学生建立起了一种对生活,对自己负责的态度。

教学观念。首先是教学内容,即解决“教什么”的问题。这是个很普通的命题,但也是最直接影响学院的培养层次的基本因素。每所院校根据自己不同的定位来决定课程的内容,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这里面仍有值得共同探讨的地方,这就是课程的层次问题。要考虑的第一方面是社会的需求。设计的性质决定了设计教育必须尊重社会的选择。这就需要对未来的社会有一个长远的展望,但是实际上这是十分困难的事情。科技改变世界的速度令我们感到不惊讶,我们甚至无法预测5年后的情景。我们只知道,这个世界的信息量正在成倍的增长,我们也无法了解5 年后设计领域会出现多少新的信息。唯一的办法就是教会我们的学生处理信息的策略。因此,在我们进行的教学改革中,特别强调了对设计的认知,力求让学生掌握一般规律意义上的设计原理。要有研究事物之所以然的精神。譬如学习包装设计,教师告知造型的方法还不够,还要让学生明白为什么这样造型,有什么功能,在鼓励学生创造性的想出解决同样功能问题的不同的造型形式。这样才能学到设计的精义,以不变应万变。在以后遇到类似的设计任务的时候,学生就能直接从深层入手解决问题。这时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个产品的包装形式,而是抽象的功能之解决。笔者从不否认“术”的重要性,但这个“术”一定要是“术之术”,即解决设计方法的方法。这样的“术”才是终身受益的有效之“术”。第二个方面就是学生的具体情况。基于前文的论述,学生有权选择自己喜爱的内容和方式来学习。实际上第一方面论述的是内容的纵向深度,而第二方面则着重阐述内容的横向广度问题。我们现行的教学体系是单线推进式的,讲究课程前后的传承。这样一来就使我们能够安排的课程太少,也忽略了课程并行交互式的启发作用。按照我们的构想,在师资力量足够的前提下,每月同时开设2-3门专业课是比较合适的。学生通过公共专业课来了解自己的兴趣,然后通过选择专业选修课和进入专业工作室使自己的专业学习深入。其次是教学方法,即“怎么教”的问题。先对传统的看法进行检讨。园丁式的教育认为学生的潜能就像煤矿一样深藏,教师的任务就是去挖掘,开发。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潜能是一种非物质的存在,教师所作的努力与其说是挖掘,到不如说是共生创造。因为前者只承认教师的工作,学生成了被动的等待开发者,忽略了学生在此过程中的主动性。这样的认为一方面加大了教师的压力,另一方面却培养了学生的惰性心理。后者认为知识在教师和学生的平行流通的碰撞之间产生,是互生互动的结果。因此我们有必要变“师本位”为“师生本位”,师生之间强调的是平行的知识流通,而不是传承。作为教师要利用自身的知识结构优势引导学生,而避免过于强烈的主观意识。学生也应该大胆怀疑,敢于交流。

节选自《大连轻工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教学体系改革方案》
(罗先国,大连轻工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工业设计系 教师)

热门关键词: 新型艺术 型艺术设 艺术设计 术设计教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设计与“一”

设计思考-设计师不应忽略的几点问题

什么是无障碍产品设计?

设计的基本概念

什么是人体工程学

信息时代的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