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今天是:
互联网 站内

云南中国画现状的思考──师法自然、逾古出新才能振兴云南中国画
1970-01-01 08:33:26   来源:艺术中国   评论:0 点击:

云南中国画现状的思考 ──师法自然、逾古出新才能振兴云南中国画 刘怡涛 内容提要:云南独特的自然景观和民族文化是我们云南画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绘画艺术中的形物,没有不是来自于自然的印象,反映自然生命的。尤其以画家自己从生活中、从自然中直接感受到的形象可贵。所以,我们说,创新,必须是源于生活的创新。继承与创新,是相互依存而又相互排斥的一对矛盾,继承,是承古人之心,而不是师古人之迹。承古人之心,就是研究历代大师的步履,领悟其艺术形成的诸多因素,深究其艺术思想和艺术技巧形成的心路历程,仿其创新精神。关键词:云南,中国画,创新云之南独特的山川、奇花异鸟、民族风情,正是绘画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我们应该庆幸生活在这样一块得天独厚的土地之上,师法自然,对我们来说是近水楼台。老一辈的画家如袁晓岑先生──以云南特有的孔雀等入手,形成自己的风格;当代著名画家王晋元先生──以云南特有的热带植物景观和滇西北高山植物景观入手,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绘画风格。他们就是师法自然的成功典范。然而这似乎并没有引起广大云南中国画家们的重视,看着外省画家源源不断地涌来云南写生,我以为,现在到了该大声疾呼的时候了。云南的中国画,有得天独厚的一面,那就是我们这块丰富多彩的土地,有先天不足的一面,那就是我们传统文化的底蕴和积淀薄弱。好在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信息时代,要借鉴古人的东西,要看到当今大师作品的风貌都已不是难事,制约我们发展和创新的仍然是观念问题。绘画艺术的创新在于观念的更新。学中国画当从传统入手,这是大多数人的共识,然而许多人学传统便被传统俘虏而不能自拔;一些人不从传统入手,而从抽象或形式入手,却感觉无论怎么画,都显得底蕴不足。画家绘画,总要有一形象原型,或是从继承而来,或是自己去寻找。我们提倡自己去找,从生活中,从大自然中。有人说他是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看、不想,靠下意识来画画,我认为,这是不成立的。绘画艺术中的形物,没有不是来自于自然的印象,反映自然生命的。只要他是一个建全的人,那么,他的下意识所反映的东西,或多或少总是带有他过去视觉的经验、经历和映象,没有真正意义的无意识、下意识。相对的下意识,是受到人的主观意识的潜在操纵的。只有那些先天的盲人,在没有触摸任何物品情况下的下意识,才是真正的下意识。因为他们没有视觉的经历,也没有触摸物品的经历。世界上无绝对的离象之外象,离有之无,离实之虚,就是说没有完全与直接感触之象绝缘的“无形之象”的存在,没有完全离开感觉而独立自生的超感觉,这是不可能,也是不存在的。象之再远,终是其之余;味之再不尽,亦不过其之尾,犹如血肉相连。虚实、有无、象内象外、画尽意不尽,它们之间若即若离,似有似无,既虚又实,在离即之间、有无之中、虚实之际。是为相渗、相融、相补。无形之象,是相对有形之象而言,是有形之象的象外之象,是由情感、心境而生的意象。从有形之象到无形之象的认识,是意境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然而没有有形之象就没有无形之象,无形之象是情感的升华,是天人合一的再现。只有绘画观念的更新,才会带来绘画技法的变革。从古到今,凡艺术变革者,如只是技法上的变革,反映在绘画中则仅仅是画面形式的小变,而当审美观念亦随之改变,则从形式到技法皆须服从于新观念产生变革,于是大的流派、新的艺术形式亦随之产生。只有绘画观念的更新,才会带来绘画艺术形式的创新。创新,必须是源于生活的创新。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生活带给画家原始的直觉感,这种直觉感正是艺术创作丰富的源泉。不断地在生活中寻求新的美的东西,才能激发起最强烈的情感和审美感受,启发并感受到生活与我胸中原有的艺术形象的不同,从中度出新意。同时也将激发你冲破原有的技法、程式,开拓出与之相适应的新的富有艺术个性的形式、技法。然画新的题材,新的内容,亦是促发观念变革的契机,一种全新的事物,会给人予不同一般的感受,迫使你在表现它时极尽所能,甚而摒弃传统技法,而创新法以应新的命题,触发艺术观之突变或渐变,从而达到创新之目的。当然,观念之变革,还需有学识的支撑,没有渊博的学识,艺术观的转变往往也是浅薄的。创新,有两种途径。一是摒弃本国的文化渊源,引进全新的舶来艺术观念、技法、形式。只仅仅保留作画的工具,以为只要是用毛笔在宣纸上作画,就应该算是中国画。二是继承民族传统不但包括绘画的精髓,还包括民族的气质、审美情趣和中国画的特点,如:重意境、求神似、泛时空等审美观及笔墨与心态同时构筑形成作品。重意境,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重虚实。虚实结合是气之形,气是虚实之魂。虚与实结合而生气,气韵生动者为尚。孟子说“……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 即是说:虚实之中,虚为主,不是虚实并重,是由实发展到神妙的意境——虚。虚不等于空,不是一无所有。继承与创造,是相互依存而又相互排斥艺术的生命在于创造。从某种意义上说绘画艺术的创新就是要你远离旧有的法则,创造新的法则,越创新你就越有可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然而这种“新”的建立又必须是在承古的基础上,没有旧就无所谓新,新和旧是相互依存而又相互排斥的。在绘画艺术中,继承传统应该说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因为真正的继承必须是不露痕迹的继承,不论是表现语言还是审美思想。强调师承关系便是一种倒退,是学生在做无用之工。师承的后果不但是淹没了老师的艺术创造性,同时也埋没了学生的自立能力。真正的现代艺术家,应该跳出狭隘而封闭的境地,抛弃这种浅陋的思想意识,打开自己所有的感官窗户,多方接纳各种各样的艺术观念。艺术贵在创造,而不是模仿。要创造,就要用自己的慧眼观察世界,用自己的心智感悟世界,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世界,用自己的艺术方式把握世界。一个艺术家只有真正确立自我,并为自我表现的最终目标和最高境界而不断奋斗,才能创造出不同一般的作品,在画坛有一立足之地。绘画艺术观念之更新,在于传统基础上的变革脱离传统,就谈不上创新。在绘画艺术上,我主张学前人的笔墨走自己的路。学古人而不泥于古人。学古人而不能自拔,则无我之存在。从发挥画家的个性,形成画家自我风格的意义上讲,师古人者死;前人的技法、经验往往会成为束缚自我的桎梏。只有从古人的程式中杀出来,才会脱颖而出。在继承中创新,就是追求一种自我意识的表现,反叛的体验。自我表现在艺术中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对艺术家而言,偏爱和偏见常是对生活体验的印象、对挑战的反应,艺术家个人的偏爱和偏见以及个性没有必要去克服,相反,越是主观,越有个性,他的艺术作品就可能越有艺术价值。艺术,一方面强调天人合一,物我合一;另一方面又总是企图改变生活,它决不简单地接受生活或被动地屈服于生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即是人与客观对象保持高度统一的写照。逾古出新,就是借古开今没有古,就无所谓今,今是就古而言,没有借古也就无法开今。出新就是画家在继承、借鉴古代画家的经验基础上进行自己的新的创造,包括继承借鉴已有的法则并发现、创造新的法则。新旧,乃对立而又统一的矛盾,无旧,则新无从出。故推翻陈旧,目的是出新。新,必须从陈旧、传统中推动、锻炼、萌芽而出,必须先继承,再出新。倘若仅仅只是继承,并止于继承,则将无所进步。没有进步,继承又有何意义呢?倘若完全摒弃传统,代代如此,又何来今日之文明,恐怕我们现在仍然生活于食草根树皮、茹毛饮血之原始时代,可见传统之重要和可贵弥珍。天下万物有常必有变,有变必有常,这是一对互相可以逆转的矛盾。常,承也;变,革也。继承容易而变革难,然而常从非常来,变革从常起,从常生,无常就无所谓变革。所以,一个画家要想变革,要想非常,首先必须懂得常,从常做起。对要变的东西,要革的东西,首先要了解,要掌握之后才谈得上变革。画家学画作画,在继承与创新两方面是矛盾而又统一的从继承的角度而言,是要用极大的精力和心血打进传统中去,挖掘精神粮食和技巧技法,捕捉大师们的闪光点,研究其艺术发展的步履,探索其审美思想形成的心迹,领悟其形式建立的诸多因素,深谙其艺术闪光之精神所在,追索其艺术表现手段的来龙去脉,苦心研究,必有所获。从创新的角度而言,又要用百倍的精力和勇气从传统中打出来,师古人创新之心,仿古人创新之迹,从审美观念中、从生活中、从自然中寻觅创新之契机。对老祖宗的东西既要继承又要远离,继承是为了发展或者说更远的远离,远离是为了更好的继承。因为中国画的传统是创造精神的传统,是创新精神的传统,如果现代的画家只是继承了老祖宗的表面形式或者说是皮毛,而不去继承其勇于创新的精神思想之传统,实际上等于丢弃了传统。继承,必须是承古人之心,而不是师古人之迹承古人之心,就是研究历代艺术大师的步履,领悟其艺术形成的诸多因素,深究其艺术思想和艺术技巧形成的心路历程,对其精神思想、心路历程顶礼膜拜,仿其创新精神,仿其创新心迹,呕心沥血,梦寐以求,师古人开拓之精神以开拓自己的领地,必将在历代大师们的恩赐之下有所得,有所获。所谓不师古人之迹,就是对历代大师们创造的浩若烟海的中国画传统的形式、形迹,只研究,少仿效,对前人的形式,形迹如果一味地模仿,不加思索地接受,就会被淹没在前人的既成形式之中,而无我之存在。任何一个有志于中国画创作的画家,在浩若烟海的中国画传统面前,不是却步不前,而是以各自的慧眼,另辟蹊径,攀登新的艺术高峰。不师古人之迹,不是一点不学,一点不要。技法、技巧是要认真学习、全部继承的。这就像作家学文字一样,这是基础,基本功。学习绘画的技法、技巧,是为了建盖自己的高楼大厦。建构自己的高楼大厦,开拓自己的艺术领地的关键有二,一是立足与众不同,发掘与众不同的观察能力,启迪与众不同的心灵感应,着眼与众不同的领域,使用与众不同的形式语言。二是立足自己最热爱,感情最深厚的题材,投入全部的精力、心血和生命,呕心沥血,荣辱与共。画家在这片沃土上勤耕不觉其苦,勤学不觉其乏,自会茁壮成长,开掘出适合自己艺术发展的生存条件,进而枝盛叶茂,顶天立地,自成一家。艺术必须去创造。纵横观之,就工笔而言,在用线及渲染、章法与结构上,各家各派,师法前人很难突破。然天地之大,自然造化之变幻莫测,又怎是笔墨能描绘尽的。所以我认为,学习传统,要学古人之精深画论、画理,学古人之笔墨技法去表现大自然之万千变化,不可一味求古人之形迹。美的法则源于自然,并非杜撰。所以我们应随时感悟自然,体察自然,从自然中吸取营养,从自然中启发灵感。

相关热词搜索: 云南中国 南中国画 中国画现 国画现状

上一篇:“力”的探索  国画《高风亮节》的创作体会
下一篇:历代名画—帛画人物御龙图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