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今天是:
互联网 站内

宋元书画 海上缀英 三、元代――写实造极、意笔登峰
1970-01-01 08:33:26   来源:艺术中国   评论:0 点击:

宋元书画 海上缀英 ――故宫古代书画展述要故宫博物院 余 辉 三、元代――写实造极、意笔登峰 1.写实之极的工笔绘画。开放的元代社会促进了科学技术的空前发展,人类认识物质世界的水平更加精微了,其中包括从艺术的角度描绘物质世界。元代写实绘画的艺术成就丝毫不亚于沛然兴起的文人写意绘画,在本次展览中的元代绘画中多有体现。 元代长于写实的画家恰恰是一批文人画家,钱选、赵孟頫则是其中的代表。钱选的《八花图》卷奠定了元代文人写实绘画的韵度,画风柔细清丽,得唐人写实之工而去其华贵,并注入了清雅质朴的文人意趣。 故宫藏赵孟頫书画有四十四件之多,这件《幽篁戴胜图》页难得面世,其画风独特:笔法工细,写实精准,且不失文人画家的儒雅气息。与其父一样,赵雍亦精擅工细和疏放两种画风,他最富有成就的是他的工笔人马画《夹弹游骑图》轴,延续运用其父工、写并行的艺术语言。 在元代江南,出现了一种别开生面的写实语言,画家们取韵于五代西蜀黄筌父子富贵工致的艺术风格和用笔新细,轻色晕染的表现技法,所不同的是,他们以浓淡层次极为丰富的水墨,使观者联想到五彩斑斓的花鸟世界,揉进了文人儒雅清澹的审美观。笔者称此画法为“水墨细笔”,这一艺术流派的杰出代表是王渊等花鸟画家。他们既有文人画家的艺术修养,又有艺匠工笔写真的绘画功底。王渊专擅以细笔淡墨和兼工带写的手法皴染出花竹禽雀,画风雅致清澹,别具一格,《桃竹春禽图》轴代表了王渊的构图程式:画一只主禽立于湖石之上,其后绘一、两杆花枝,引来飞禽数只,画家用工整双勾线条兼水墨皴擦,水墨层次变化丰富,不着一色已成典雅端丽之格,画意蕴藉清润,幽静深秀,展现了山涧丛中禽雀平和的自然世界。 白描以其简洁明朗的造型手法成为元代人物画、界画最重要的写实技巧。在人物画中,最突出的是王绎的《杨竹西小像》卷,这是他唯一存世之作、也是早期绘画最具有代表性的肖像画。图中所绘系松江(今属上海)名士,人物面部略加细微皴擦和溶墨烘染,眉目虽小,但神情形态逼似,肌肤如生,气格高古。他手握竹杖,寓晚年“抱节”之意。这件肖像画的补景者是“元四家”之一倪瓒,更加衬托出主人翁的高洁之态,增添了该图艺术价值。 白描与宫廷绘画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元廷占据了重要地位。宫廷画家王振朋的署名真迹在国内唯有《伯牙鼓琴图》卷,画春秋琴师伯牙为知音钟子期弹琴,全幅沉浸在悠扬的琴声中,伯牙焚香拨弦,钟子期垂目倾听,跷起的脚似乎在打着节拍,深入地刻划了人物内心的音乐世界。王振朋的白描线条以兰叶描为主,运转圆活舒畅,结构明晰,丝丝入扣,须发和衣纹上略染淡墨,层次丰富。 王振朋早年在江南的艺术活动影响了一批画界画的高手,夏永等曾师承过王振朋,蕴含了深厚的界画功底,他的《丰乐楼图》页用精准的造型和富有韵律的线条赋予画中的楼阁以艺术生命。任仁发《张果老见明皇图》卷的线条较早年要老健沉稳得多,画家以唐人的工笔重彩表现唐朝的绘画题材,拖尾有康里巎、危素等朝中官宦的跋文,极可能是任氏绘于大都任上,说明元朝内廷也是积极认可艺术家们的崇唐观念。 另一位宫廷画家商琦的《春山图》卷描绘了北方太行山余脉的石质群峰,留有北宋李成、郭熙一路的画韵,该卷的构图承袭了金代山水画的构图特点,以长卷的形式横向展开北方的山水全景。有意味的是,画家将水墨与小青绿十分融洽地结为一体,透露出一些儒雅的文人气息。不能不说这是赵孟頫在宫中的艺术影响。 元代民间的一些名匠之画,也以写实为主,工巧夺人。盛懋是一个在元代享有盛名的民间名匠,当时的富家们争相求购其作。他的山水、人物、树石,皆透露出自然、朴实和亲切之感,他长于用青绿,只是少了些书卷气,如他的扇页画《坐看云起图》、《秋林放艇图》,清新可人,柔丽雅致。 2.文人化了的意笔绘画。工笔写实盛行在元代宫廷中,而意笔成为寺僧画禅画的技艺,特别是演进成文人写情遣兴的笔墨,并使之理论化。如钱选的“士气”说、倪瓒的“自娱”论、赵孟頫的“书画本同”和“古意”观、黄公望的“去邪甜俗赖”法等,文人意笔的新观念创造了一个无极的笔墨世界,将绘画提升到绝俗无尘的精神境界里。 元四家之首黄公望的《丹崖玉树图》轴奠定了浅绛山水的基本面貌,画中杂木长松,笔笔松秀,置景丰富而行笔简当,画中以淡赭花青仅作微微皴染,更显空灵疏秀,耐人寻味。《渔父图》轴是吴镇五十七岁时的佳作,是画家秋日游湖所见和沉湎于诗酒山川的内心感受,画中的人物就是画家的自写,笔墨沉郁浓重。该图的幅式和书风是吴镇山水画的基本程式。图中所钤“梅花庵”和“嘉兴吴镇仲圭书画章”两方印是吴镇壮年以后一直使用的印鉴。 王蒙专以疏松柔和、垂悬自如的牛毛皴、解索皴图写江南层峦叠嶂的土质山,《夏山高隐图》轴是他繁笔风格的典型之作。是图绘于1368年,系画家晚年之作,画盛夏苍山,满目苍翠,山下茅斋里有文人避暑,实为作者隐居生活的真实写照。不久,王蒙将踏上明初的亡命仕途。 由于钱选、赵孟頫的大力推崇,北宋的李、郭山水画风在江南悄然兴起,所不同的是,李、郭山水笔墨已不仅仅是技法的体现,而且展现江南逸士的生活理想和文人情韵。最具代表性的画家是曹知白、朱德润等,他们均为江南富豪和名士,与倪瓒、顾瑛等豪族们的交往,形成了一个较为稳定的画家群体。 相比之下,曹知白的山水画最为秀雅明洁得多,他雅好画寒林,是取自李、郭绘画题材,他的《寒林图》册页抒发出文人寒寂清旷的胸臆。 《元五家合绘》卷堪称是元代意笔的联袂佳作,其中的山水画在不同程度上延展了李、郭的画风。如朱德润的《松溪放艇图》卷则展示了画家老壮、放达的笔墨精神,以粗放的笔墨形成秀逸的画风。赵雍精擅工细和疏放两种画风。由于他的诗文及艺术造诣不及其父,画中的文人逸气较其父少了一些,尽管如此,赵雍仍是其家族传人中画艺最高的一位,其《山水图》卷,延续着其父写意笔语言。 张观《疏林茅屋图》卷表明了他也是这一画风的追随者之一,既便是师法米氏云山的道士画家方云从的《山水图》卷,也没有完全离开李、郭的树法语言。 《元五家合绘》卷中只有王冕不画山水,他独擅画梅花,世见无多。其画出自宋华光和尚和扬无咎一格,自成两种画法,其一是首创“以胭脂作没骨体”【12】,其二是墨梅,并始作“密梅”,虽枝繁花密,但画意空灵萧散。前者的画法已不见诸于他的画迹,后者可见于此幅:画梅花点瓣而成,虽不作繁花密枝,但墨气寒峭,卷中“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的诗句正是其强烈的艺术个性。 李、郭传派和元四家传派共同蕴育了元末明初早期吴派的产生。在元四家传派中,对明初江南山水画的影响莫过于赵元,时称“画师今赵原(入明改元为原),东吴谅无双”【13】。他的《树石图》页,尺幅虽小,但已显见明代吴门画家清润雅致、醇厚内敛的艺术端倪。 展览中的故宫藏品所形成的系列仅仅是书画史上的一个缩影。纵观书法历史,尽管变换无穷,但都离不开书写之法;纵览绘画历史,先工后写,自宋以来,在不断深化写实艺术的同时,写意绘画渐渐兴盛,后者不仅仅是技艺革命,更重要的是观念更新,从此,观念带动了绘画历史的发展。书画历史发展的共同点,都是围绕着传统向前运转,今天的新变,就是明天的传统。当今,对传统的认识,往往误解为是古画的写实技巧、法书的诸多体制等等。然而,书画传统的真正精华就是承传求变的意识。本次展品作者的生活时代,虽然横跨一千年的历史,但无一不是如此。有意味的是,他们的生活地域大多数是在江南,数百年后,他们的艺术灵魂随着他们的笔墨精神重回故里,在这新春即将来临之际,能否在他们的故地催生出新的艺术生灵?2005年岁尾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注:【1】章草始于东汉、流行于魏晋,是规范化了的草写隶书。【2】徐邦达:《隋无名氏〈出师颂〉》,《故宫博物院院刊》2003年第6期,页3。【3】此句出自南梁/袁昂《古今评书》,是对当时萧思话的评语,被后人用于赞赏王羲之书风。见《历代书法论文选》上册,页75,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3月第1版。【4】清/粱巚《评书帖》,版本同上。【5】《宋史》卷四百四十一、页13056,中华书局版。【6】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编《中国古代书画目录》第二册、页6,文物出版社1985年10月第1版。【7】徐邦达:《古书画伪讹考辩》上,第148-154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84年11月第1版。【8】薄松年《赵佶》,页27,中国巨匠美术丛书,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年1月第1版。【9】南宋/曹勋《径山续画罗汉记》,见《松隐文集》卷三十,嘉业堂丛书本。【10】清/吴楚材、吴调侯选《古文观止》下册、页510,中华书局1959年9月第1版。【11】事见民国/丁传靖辑《宋人轶事汇编》下册,卷十三、页683《六砚斋二笔》,中华书局1981年9月第1版【12】元/顾瑛《草堂雅集》卷十四,陶氏涉园影刊元椠本。【13】元/王逢《梧溪集》,见清?顾嗣立编《元诗选/初集三》辛集,页2240,中华书局1987年1月第1版。

相关热词搜索: 宋元书画 元书画海 书画海上 画海上缀

上一篇:中国绘画艺术创新与发展的思考 一
下一篇:宋元书画 海上缀英 二、五代至两宋绘画――写实趋精、写意生发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