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一代一代 传承我们身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2006-07-05 20:33:32 www.artchn.com 来源:成都日报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2007年的初夏,你可以任意选择一个地点,你办公室的玻璃窗前、户外电梯的栏杆里面,或者,干脆在过街天桥上,你四下打望,各种样式的高楼,各种颜色的高跟鞋,各种牌子的轿车,或者强悍地高耸入云,或者急匆匆地在你眼前晃过。

  你一定记得住它们。它们让你在这个城市生活得没有虚幻感。

  同样是2007年的初夏,“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词汇的反复出现,让人忽然之间有找到久别亲人的感觉。它的魔力在于,它会让你在你28层办公室临窗俯视这个城市的时候,忽然之间感到,光是物质的东西,何尝不是一个躯壳?

  每天像蚂蚁一样忙碌的人,还会执拗地在一个春节快要来临的时候,参加到一个舞狮的队伍当中去,其中装束打扮,步伐节奏,一代一代地传下来。

  谁也改变不了人们心里的这种冲动和激情,它让这个城市的生活不仅仅是钢筋的丛林,它的代代传承让生活变得温暖、幽默,变得更有盼头。

  蜀国多锦绣

  魏晓霞

  1901年,斯坦因随英国一支探险队来到新疆,在尼雅遗址的汉墓中发现了大量彩条经锦。作为丝绸之路东西方文化的一个交汇点,尼雅遗址的发现震惊世界。新中国成立五十多年来,考古工作者先后在吐鲁番、民丰、尼雅、楼兰等丝绸之路沿线的汉唐墓葬中,发现了大批光彩照人的彩条经锦,后经专家认定,这些彩条经锦就是当时的蜀锦。

  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蜀锦,因产于蜀地而得名,而成都又以蜀锦成为锦城。远到古代诗歌里,对蜀锦不绝于耳的赞美之声;近到“锦绣前程”、“繁花似锦”的美好寓意,蜀锦,该是怎样的一种富贵美丽?

  20多年前的夏天,我骑车穿过杜甫草堂附近的一条林阴道到成都蜀锦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蜀锦。

  织锦车间里很热,织锦机发出的声音缓慢而有节奏,和窗外的知了声声呼应,空气中弥漫着夏天的味道。架子上尚未完工的蜀锦,有纵横交错的纹路和几种不同颜色交织在一起的艳丽。

  成匹的蜀锦或躺或立被随意地陈列在展厅柜子里,没有给人想象中的震撼。只有那些复杂的纹理和层次丰富的色彩,使人感慨蜀国先民的智慧。

  织锦女工双手不停地在织机上穿梭,把细如发丝的线一点点编织成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简单重复的劳动磨得她们手脚麻利眼神平静。

  和蜀锦紧密相连的蜀绣,要比蜀锦生动好看得多。浣花溪边的蜀绣厂是一个古典庭园。在幽幽庭院中穿针引线赋予了蜀绣一股诗意。设计师们纸上的花鸟虫鱼活灵活现,等到变成绣花绷子上的作品时,新鲜得像要飞出来。八仙过海、麒麟送子一类的传统题材一直为历代设计师们选用。蜀绣上众多可爱的动物、清秀的山水展示出蜀国的自然之美,也勾勒出蜀人闲适从容的生活画卷。蜀锦蜀绣生于蜀国不是偶然。

  几十年前,横针不拿顺线的我曾经被我妈逼着绣过一幅枕套:粉红的布面上,翠柳依依,几只鹅黄色的小鸭在绿波里嬉戏,远处有竹林茅舍和油菜花……我妈她老人家设计的画面简直是把川西平原的景色一一堆砌。据我妈说,她教我那种覆盖针法即蜀绣针法之一种。

  由此可见,蜀绣在民间流传的广泛。

  漆器,美丽的坚守

  赵斌

  漆器大师杨莉,谢谢你!

  这是我发自肺腑地想对杨老师说的一句话。

  有一种力量叫傻傻地坚守。因为没有回报,所以很多人不屑于这种坚守;但又因为不求回报,所以往往这种傻傻的力量又最让人感动!这位出身于1949年的漆器大师,已经算得上“国宝”:一来是她的艺术造诣非常高,她的作品曾经被悬挂在人民大会堂;二来像她这样的漆器大师全国非常少。尤其是,已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成都漆器,更是可以不夸张地用“硕果仅存”来形容;三是原本可以颐养天年的她,却执著地为寻找和培养成都漆器手工艺术的传承人,以及开拓市场出路而苦恼和思考,这样的老人,值得尊敬!

  中国漆器艺术在楚汉时期已有相当成就,而成都的漆器在古蜀国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成都商业街出土的古蜀国船棺,船棺上涂有黑色的生漆,在部件上绘制的图案,还有酱红色的条纹,成为这个国宝级文物最大的看点之一。湖北长沙马王堆和湖北江陵凤凰山汉墓出土的大量漆器,精美漆盘背后标注的产地是成都……无数的事实都记载了成都漆器的历史辉煌。然而优秀传承人的匮乏和对当下市场的茫然,却让成都漆器身陷尴尬。在首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发掘和培养优秀的传承人,成为海内外专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最大的呼声。

  其实,在很多年前,杨莉便已经开始着手寻找传承人,不过苦于无人上门,她甚至到人才市场打过招聘启事,自己倒贴钱找徒弟。这位执著的成都漆器艺术大师最先感动了杨澜,阳光卫视专门制作了一期杨莉特辑,播出后在海内外引起了热烈反响。2004年5月,我也走进了杨莉的家,报道刊登后倒真起了些作用,先后有七八个有志于此的中青年,自发上门拜杨莉为师……

  后来的三年里,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她也曾经邀我到她家里的“临时课堂”,旁听她给徒弟们上课。无论是杨老师的悉心教授,还是徒弟们在学习中产生的困惑——成都漆器的市场究竟在哪里?都让我深深为之感染、感动。“绝不能让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成都漆器艺术失传!”杨莉这番简单、质朴却又掷地有声的告白,始终在我耳边萦绕。我一直想为她们师徒再写点什么,也一度为此深入采访,可一到笔尖却总迟迟下不了笔。我担心:就算刊发成了头条报道,她们师徒的困惑就可以解决了么?倘若不能解决,一直坚守于此的杨老师,以及那群热情洋溢的徒弟,会不会受到打击?难道要让这种“傻傻的坚守”真的遭遇无情么?

  但今天,我还是写下了这些文字,因为“非遗节”刚刚在成都热火朝天地举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们都把“如何保护全世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论坛搬到了成都。“非遗节”的价值无须赘述,但在我看来,也许对杨老师和她的徒弟们来说,最大的意义是让更多人知道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名词,知道了成都漆器是人类文化的宝贵财富。

  祝福杨老师,还有那群热情洋溢的脸庞——不要困惑、气馁,你们的坚守,大家都知道了!

  高雅还是通俗

  “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宫女如花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

  前天,在上海图书馆的江南丝竹欣赏会上,陆春龄先生用上海话吟诵了李白诗《览古》,帮助观众理解笛子独奏《鹧鸪飞》的意境。不过,江南丝竹八大名曲之一的《鹧鸪飞》,并不来自含义隽永的李白诗,而是由一首湖南民歌改编。教科书上说它描绘了“鹧鸪展翅飞翔的情景”,大体不错,尽管相比以唐诗注释,少了那么几分意味。

  “上通诗仙,下达平民。”陆老告诉记者,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江南丝竹全盛之时,常在乡间庙会演奏,同时也被称之“清音”、“仙鹤”,荣登大雅之堂。事实上,昆曲、京剧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有类似的现象。京剧理论家徐城北解释这种现象说,东方民间艺术从感性出发,稍稍向上一跃到达了知性,但并不达到理性的高度。这是一种“难得又难言的美,究竟美在哪里,有些让人说不出来,但同时又约定俗成。”因其约定俗成,民间艺术常常没有理论,却有范式;没有教材,却能相传;因其约定俗成,便也很难用高雅与通俗、贵族与平民来区分,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只要领悟了其中的“知性”,就都能通向艺术的殿堂。

  然而,今天一说到传统艺术的传承,动辄就要“文化准备”、“观众培养”。高雅化、贵族化似乎是难以避免的趋势。前不久,北京就演出了一场“厅堂版”昆曲《牡丹亭》,票价达到1.2万元。演出地点是比故宫还年长十岁的“皇家粮仓”。仅可供60人观赏的小舞台,还原了明清时期昆曲“家班”(豪门贵族供养的家庭戏班)的演出方式。《回生》一幕,放飞的竟是真蝴蝶。

  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命到底根植于何处?翻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名单,200多位中既有著作等身的大学教授,也有大字不识的普通农妇。“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也许根本不重要,找回“人心互融”的生命之道,才是这个时代急需的。

  手记

  文化的生命,历史的生命

  善待民族文化,吸收世界优秀文化,是上海这座城市今天的文化命题。与之相关的是,本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困惑:既要保持东方文化独有内涵,又能适应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

  徐城北在《京剧的来处与去处》中,把这种适应称为"戴着镣铐跳舞"。保护终是为了弘扬,怎样才能令传统文化历久弥新,即使是记者采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也很难三言两语就说清其中的奥妙。但是,相信答案就蕴藏于无数代人的不断创新又处处坚守之中,更蕴藏于东方文化不可复制的独特伦理和价值观念中。它的力量,穿越人心与时代,历经激荡仍然生生不息,那便是文化的生命,历史的生命。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当我们如此急切地寻找着每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时,不要忘记,传统文化镌刻着民族之根,是国家发展、民族凝聚、社会和谐的重要保障,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赖以互相认同的精神密码。在"保护和弘扬民族民俗民间文化"的语境之下,每一个人,都是文化不朽的传承人。

  大皮影旋风

  叶牧天

  几十年前,我国南北各地都曾有皮影戏演出,成都本土兴盛的是“大皮灯影”。上世纪五十年代,刚懂事的我随父亲到茶铺看灯影儿戏,掌灯时分,茶铺里早已挤满了人,浓烈的叶子烟呛人,嘈杂的人声扰人,汗臭和霉湿气味阵阵袭人。当开场锣鼓敲响,灯影“亮子”(银幕)亮起来,刹那间,周围一切似乎消失了,大家注目精彩的表演,至今记得是法器相斗、神怪相争的封神榜大戏,跟当今孩子们看卡通动画片一样兴奋。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到成都木偶皮影剧团做舞台美术工作。开始一阵,我跟许多人一样,虽在皮影堆中,却不知皮影宝贵之处,机械地工作,没有一点兴趣。后来我团要到国外去演皮影戏,似乎是要用精美的皮影向国际昭示东方艺术的目标感召了我,使我对皮影的兴趣和研究与日俱增。

  当时皮影对我最大震撼是它的纹样,这是用刀在坚韧的牛皮上镌刻出来的艺术品:众多俊美的角色形象,华丽繁复的服饰,神灵般的动物,伟岸恢宏的楼台亭阁。千万刀的錾刻,完美的外形和精巧的细部,或圆或折、或长或短、刀刀准确,处处有彩,真是出神入化,鬼斧神功。每当端坐凝神传世皮影之时,那些历史上挥大锄、扶大犁的庄稼汉浮现眼前,挥之不去,钦佩不已。当时我能做到的是如饥似渴用笔在小本子上做临摹。

  1989年,我随中国民间手工艺代表团赴德国展演皮影镌刻技艺,并应邀参观了当地博物馆,认识了一些皮影收藏家。在巴登市郊,我在德国国家电视台的沙希玛博士家住了一宿,沙希玛博士的别墅坐落在一片黑森林之中,主建筑是无柱式蜗壳状旋转而上的多层现代居室设计,泛溢新兴工业的时代感,地下储藏室里却是深沉厚重的世界各地历史皮影大观园。沙希玛先生收藏皮影已有六七十年的历史了,为了整理研究中国皮影,他六十多岁时还到南京学习汉语。沙希玛先生单中国皮影就有500多种,尤其喜欢成都大皮影。那一夜,我辗转反侧,几乎未眠。

  在法兰克福,我有幸会见了德国著名皮影专家奈·西蒙博士。他曾多次访问成都。西蒙博士专门陪伴我参观附近一家皮革历史博物馆。德国是世界制革工艺开发最早的国家之一,人们利用皮革制作繁多的生活日常用品,但是没有想到利用皮革制作皮影,作为文艺戏剧表演之用。西蒙先生诙谐地说这是他们祖先的遗憾。在这家博物馆里,除中国之外,还有东南亚和西亚的皮影,从中可见德国人一贯严谨的工作作风,也深深感受到德国朋友对皮影的热爱和尊重。

  2005年8月,瑞士日内瓦国际旅游节,作为主宾国的中国派出了庞大的文艺代表团,我有幸作为成都民间艺人代表展示了皮影和剪纸手工技艺。每当夜幕降临,迎来一拨一拨的各国游客,引发一阵一阵的掌声笑声。其中,我的皮影孔雀飞翔、开屏、吸引许多小朋友的兴趣,幕前幕后都挤满了,真正做到零距离交流。后来我还两次赴法国展演皮影,带去了最近排演的《梁祝》,《快乐的大熊猫》等,得到法国友人的欢迎。

  成都大皮影以体形硕大,形象生动俊美,服饰纹样繁复艳美,关节灵活擅长操纵表演而著称。这种地域性特强的流派之所以存在发展,精髓是求新求变。仰望历史的成都大皮影,那是过去时代的艺术颠峰。今天的传承工作,任务是艰巨的,首先焕发原汁原味的艺术神韵,同时走创新之路,体现时代审美需求,相辅相成。让成都的大皮灯影生生不息,充满活力。

  孔明灯:空中的祈愿

  席永君

  一张鲜红的蜡光纸在任道洪老人的面前展开。对老人而言,这张普通的蜡光纸无疑是世间最吉祥的纸。隆冬时节,老人的双手会因制作一盏盏孔明灯而冻僵,但因了这一张张充满祈愿与祝福的纸,他仍自豪地认为,他所从事的是世界上最温暖的职业。而制作孔明灯的平乐镇阎巷街93号临街的民居,便成了这个冬天古镇最温暖的处所。

  孔明灯又叫“天灯”、“文灯”,相传为三国时的诸葛亮(孔明)发明创造,用于战争中部队之间的联络,相当于今天的信号弹。“放一盏为出兵(进军信号),放两盏、三盏为撤退,放四盏为战事顺利……”老人对我侃侃而谈。那时,交通和通讯不发达,孔明灯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当年,叱咤风云的诸葛亮被司马懿围困在平阳,无法派兵出城求救。正当全军上下束手无策之际,诸葛亮心生妙计,算准风向,制成会飘浮的纸灯笼,系上求救的讯息,其后果然脱险,于是,后世就称这种灯笼为“孔明灯”。另一种说法则是这种灯笼的外形酷似诸葛亮戴的帽子,因而得名。

  “虽说现在许多地方都有燃放孔明灯的习俗,但真正讲到最完整继承了这一习俗,制作方法最为传统、‘最孔明’的怕要数我们邛崃平乐镇了,因为诸葛亮曾在我们平乐屯过兵。”任道洪老人很为诸葛亮当年在平乐镇屯过兵而骄傲。为了纪念诸葛亮,平乐人至今仍保持着燃放“孔明灯”的习俗。

  老人说孔明灯原理简单,但制作工艺却颇为讲究。让他十分无奈的是,现在整个平乐镇会做孔明灯全套工艺的就只有他和老伴张桂英了,老人的儿子也只是懂得一些简单的原理,对制作孔明灯并无多少兴趣。

  黄昏时分。一群人穿过阎巷街,穿过兴乐桥,来到白沫江畔一片空旷的河滩上。任道洪老人要为远道而来的我们亲自燃放孔明灯。几十年来,由于制作和燃放孔明灯,老人在镇上早已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是名人就会有或多或少的“名人效应”,尽管古镇人对燃放孔明灯已习以为常,但兴乐桥上还是站满了观灯的人群。在这个宁静的黄昏,灵气充盈的白沫江,将又一次见证燃放孔明灯这一古老习俗给古镇带来的无限诗意。

  孔明灯的工作原理是热空气比冷空气轻,与热气球一样,只是孔明灯的放飞方法更简单,操作更方便。但放飞时也有危险,一般禁止一个人操作。我在老人的悉心指导下,将孔明灯缓缓放出,啊,一盏吉祥而美丽的孔明灯带着我的心愿和祝福,从我手中奇妙地徐徐升空了……

  每次燃放孔明灯,老人都很开心,就像初次放灯一样,细心而充满虔诚。他在放灯时,一边做着示范,一边不断地提醒大家,要许愿的赶快许愿吧,求爱情、求婚姻、求事业、求健康……孔明灯是吉祥之物啊!

  那天黄昏,任道洪老人和我们一道,共同放飞了12盏孔明灯。当一盏盏孔明灯在冬日的天空中愈飘愈远,像一颗颗星星,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被一种少有的甜蜜的暖意充满了。

  孔明灯是平乐古镇的一道亮丽的风景。千百年来,这一古老质朴的民俗,给平乐的人文平添了一份淡淡的诗意。在物质相对发达,生活节奏远远快于我们内心的节奏的今天,这份诗意对于我们每个人弥足珍贵。而任道洪老人就是这份诗意的坚守者与捍卫者。

  成都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新津灯谜】 新津的猜谜活动出现于光绪年间,在新津逢年过节猜灯谜曾是人们生活中的一大乐事。其间曾涌现出许多非常优秀的民间灯谜艺人, 1996年,四川省第一个“灯谜文化之乡”荣誉落户新津。灯谜活动是新津县重要的文化活动。

  【沱江号子】主要流传于沱江流域,尤以金堂县的赵镇、淮口、五凤一带为盛,传承千载,纤夫凭此激发锐气,统一步调。沱江号子气势磅礴,韵律深沉,声情并茂。

  【竹麻号子】 流传于邛崃平乐镇,是造纸工人在劳动时喊的一种劳动号子,代代相传,距今已有上千年历史。竹麻号子唱腔原始、质朴,唱词内容丰富。伴随着铿锵有力的竹麻号子,工人们劳作起来更有力,也更有激情。

  【闹年锣鼓】清朝康熙和乾隆时期,进入四川的多种中原地方戏曲和本地地方戏曲经融合后,形成了今天的川剧。民间戏剧爱好者们将一部分打击乐曲牌用作自娱自乐,每当逢年过节,他们就自发地演奏起来,给节日增添了许多热闹的气氛。由于过年期间演奏最多,所以这种表演形式便被人们称为“闹年锣鼓”。“闹年锣鼓” 使用的乐器称为“四件头”,是由盆鼓、锣、钹与马锣四样组成。它既可以与龙灯、狮灯配合表演,也可以单独表演。

   【青城洞经古乐 】青城洞经古乐是流传在都江堰市、以青城山为中心的民间音乐。青城洞经古乐以诵唱《文昌大洞仙经》为主的古代音乐,起源于青城山古代的巫觋音乐,从元代开始,集民间小调、道教音乐、佛教音乐和宫廷音乐之大成。青城洞经古乐保存了大量唐宋甚至更久远的古乐,是我国民间音乐的活化石,曲谱均以工尺谱相传,曲调庄严、悠美、祥和。

  【成都道教音乐】成都作为道教的发源地和发祥地,是中国道教文化发展传播非常典型的地区,道教音乐是成都道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道教音乐的一个发展源头,已有近两千年历史。道教音乐保留了中国古代音乐的特色,是研究中国音乐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火龙灯舞】黄龙溪镇“火龙灯舞”起源于南宋时期,是祈祷新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民俗活动、舞龙队伍共三组50 人组成,每年正月初二至十五,黄龙溪火龙灯舞都要大放异彩。火龙灯舞融龙、灯、舞、火焰于一体,神奇、美妙,蔚为壮观。

  【成都木偶戏】 成都木偶戏经唐、宋、元、明、清几代传递下来,晚清时期,成都木偶戏极为繁盛。成都木偶以造型精美,表演细腻,音乐委婉而见长,在继承“川派”木偶艺术传统的基础上,借鉴地方戏曲、民间歌舞等姊妹艺术的表演技法,广采南北各派木偶艺术之精华,独创了木偶变脸、吐火、摘花、转帕、长绸、耍帽翅、翎子功等绝技,形成华丽、优美、细腻、古朴的艺术风格。

  【成都皮影戏】 成熟于清代,主要分布于以成都为中心的川西地区,民间艺人习惯称“成都皮灯影儿”。 成都皮影融汇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各种形式,呈现出优美、典雅、严谨、色彩和谐和夸张的风格。

  【道琴】 明末清初,常有游方道人在四川各地城乡云游,用“道琴”化缘,演唱劝善歌词,至清光绪年间,从业人员逐渐增多,唱腔及演出技艺有所发展和提高。从道家诵唱“劝世文”化缘的“道琴”,与民间说唱艺术结合后成为独具特色的成都民间曲艺品种。因所用主要乐器渔鼓系竹制而又名“竹琴”(艺人行话称“杠子”)。民间则统称这种形式叫“打道筒”、“唱道筒”、“打尺乒乓”。

  【荷叶】 约形成于清朝中期,因演唱道具苏镲系以红绸,红绸下垂状如荷茎托叶而得名。清咸丰、同治年间(1851-1874)荷叶已较为流行。四川荷叶的唱腔与词本最初袭用川剧,唱词格式以七字句和十字句居多,击打节奏也按川剧锣鼓点子敲击。清末至民国时期,荷叶逐渐不再依赖演唱川剧,发展为以说唱故事为主的曲艺曲种。

  【四川清音】 形成于明末清初,流布于四川汉族地区曾称“唱小曲”,因演唱时多用月琴或琵琶伴奏,又叫“唱月琴”、“唱琵琶”。四川清音是唱的曲种,由一位演员执檀板击节站立演唱,琴师或小乐队伴奏,有时兼作帮腔。四川清音在吸收各地唱曲并与本地方言以及四川扬琴和川剧相融合后,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曲艺品种。

  【金钱板】 形成于清代。金钱板是单个演唱者击打竹板表演的说唱艺术,在其发展过程中,金钱板艺人创造性地移植了川剧高腔部分曲牌,及川戏中的灯戏、弹戏、胡琴的某些曲牌,同时兼收并蓄四川民歌和山歌、小曲、号子等,从而形成金钱板鲜明又独特的唱腔和调式。

  【扬琴】 又称琴书,其主要伴奏乐器为扬琴。清代乾隆年间(1736-1795)已见有扬琴伴奏的说唱表演。扬琴由五个演员分为生、旦、净、末、丑等行当演唱,表演形式有说有唱,曲目中人物众多时,可一人兼唱多角,且每人兼操一样乐器,是典型的蜀音雅韵代表性曲种之一。

  【连箫】亦称“霸王鞭”、“柳连柳”,表演时以两端嵌有铜钱的三尺竹棍作舞具兼击节乐器,载歌载舞,在四川城乡广为流行,至今约有300多年历史。它有单人表演的单棍连萧和双棍连萧之分。如有传统盛大节日,演员100人左右手持“连萧棍”边走、边唱、边舞,场面壮观。

  【飞刀花鼓】 由两人配合完成,一人边演唱边抛掷刀、叉、棒等物,另一人打锣鼓伴奏、伴唱。由杂耍和曲艺相结合,为一种独特的民间表演艺术形式。

  【么妹灯】 距今已有千余年历史,是古代劳动人民在耕作之余创造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表演内容都是平凡小事,反映农村生产、生活。一般只有4 个演员,幺妹、花鼻子、媒婆和机动配角。另外有4个锣鼓匠(锣、鼓、钹、罄各一)和一个胡琴师。节目短小精悍,多用方言土语。

   【高台狮子】属民间杂技,主要分布在金堂、中江、简阳等区域,曾盛行于清末民初。表演时至少用五张八仙桌重叠。由演员扮演的瘦猴、胖和尚、狮子在约五米高不足一平方米的高台上表演各种惊险动作。表演诙谐又有高空技艺展示。

  【糖画】 民间俗称“倒糖饼儿”。“糖画”历史悠久,明成化年间,官宦之家新年祭祖即将模具印制的糖狮、虎、文臣武将等人物造型作为贡品。后在民间流传过程中吸收“皮影”、“民间剪纸”的表现手法特点,逐渐形成并流传至今的是以块面、线条为其造型特点的“糖画”。

  【水井坊酒酿制技艺】起源于成都锦江河畔的水井街酒坊,距今有六百多年,历经数百年至今仍不间断地使用,被相关专家誉为“活文物”,水井坊酒酿制技艺可上溯到宋代锦江边酿制的蜀中名酒“锦江春”,在元末明初水井街酒坊的白酒酿制技艺就非常成熟。经过代代提炼、完善,先后酿制有“薛涛酒”“天号陈”“全兴大曲”等品牌。以水井坊酒为代表的成都传统酿酒文化,在四川乃至中国蒸馏酒历史上占据了非常显著的地位。

  【郫县豆瓣制作技艺】起源于清代初年,郫县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丰富的物产,使豆瓣这一传统酿造技艺独树一帜。郫县豆瓣酿造技艺,用料考究,工艺独特,香味醇厚却不加任何香料,色、香、味俱佳,具有红褐油润,辣而不燥,回味醇厚悠长的特点,被誉为“川菜之魂”。

   【川派盆景制作技艺】 四川独特的山水和文化地域,以及相对安稳的社会环境,为川派盆景技艺和流派的形成造就了良好的基础和氛围。川派盆景制作技艺是自五代以来无数盆景艺术家、盆景艺人创作的艺术结晶,制作技艺包括:规律类树桩盆景蟠扎技艺;自然类树桩造型;山石盆景造型技艺;树石组合类盆景。

  【川派盆景盘扎技艺】温江的川派盆景盘扎技术起源于清朝末年,源远流长,常以金弹子、六月雪、罗汉松、银杏、紫薇、贴梗海棠、梅花等植物为素材,利用人工的各种盘扎手法进行创作,形成规律类和寓意于形、挥洒自如的自然类,以古雅奇特、虬曲多姿、悬根露爪为特色再现大自然。

  【孔明灯制作技艺】 燃放孔明灯是民间一种传统习俗,历史悠久,孔明灯的原理和热气球原理一样,主要分为灯罩和支架两部分,灯罩成一个球体形状,一般采用丝绵纸作为材料支架,是用竹篦编成圈,圈中间用细铁丝穿插成十字,在十字铁丝上放置灯芯用于产生热气。

   【瓷胎竹编】 四川素有“竹乡”之称的美誉,其竹编工艺最早起源于汉代,到了清代在巴蜀地区流传为瓷胎竹编工艺,又称“竹丝扣瓷”。它是通过选竹、刮青、破节等十几道工序将竹加工成丝,再采用景德镇白瓷,紧扣瓷胎,用竹丝进行编织,保持经纬比例匀称地编织在白瓷外表。

   【邛陶烧造技艺】邛崃市境内的邛窑古窑址、早在隋唐五代时期就以烧造民间日常生活用品而极负盛名,邛陶在长期的生产过程中,形成了以龙窑为主体,兼有马蹄形窑的窑炉技术,生产以单色釉、釉下彩、高低温三彩装饰为特色,普遍使用了釉下彩绘、模印成型技术,捏制瓷塑等装饰和成型工艺。尤以手捏人物、器物生动传神、简洁、明快,以风格多样、造型别致、釉色丰富、装饰古朴而著称,其烧造器物世界各大博物馆均有珍藏。

  【桂花土陶制作技艺】 源于明代,彭州桂花镇的传统制陶工艺有着400多年的历史,它秉承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制陶工艺的精华,生动完整地再现了古老的制陶过程,承袭传统技艺生产的生活土陶罐、盆、缸、坛经久耐用,品质优良;建筑土陶脊、瓦、垄、滴水等是仿古建筑的上好材料,同时,对现代制陶工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草编 】源于清朝初年,很早就远近闻名,产品从一般草帽发展到工艺草帽、草编工艺制品。

  【成都银花丝技艺 】银丝工艺品以"花丝平填"著称于世,驰名中外。产品做工精湛,造型别致,玲珑剔透,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独特的地方风格。主要品种有瓶、盘、薰、鼎、盒等传统摆件及钗、环镯等饰品。

  【棕编】 起源于新繁,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早在清代,就在锦水河沿线一带,妇女多从事棕编,采用灌县、彭县、大邑、邛崃等县山区嫩棕叶为原料,编织主要品种为抱鞋、凉帽、椅垫、提包、凉扇等生活用品和飞禽走兽、花鸟虫鱼、戏剧人物等工艺品两类。质地柔韧,造型优美。色泽明快,制作精巧。

  【藤编】 始于三国时期,历史悠久。怀远镇也素有“藤编之乡”美誉。是目前川西地区保存时间最长、最久的藤编工艺。产品多是筐兜、提篮等一些家用小器具,制作精美朴实,具有浓郁的川西地方特色。

  【道明竹编】道明镇位于崇州西北部,素有“竹编之乡”的美誉,道明竹编历史悠久,特别是从清代初年至今的300多年时间里,道明镇竹编经历了由粗到精,由简到繁的发展过程。采用传统工艺技法,造型悠美,工艺精湛。包括各式篼、篮、盘、瓶、灯、扇、盆、椅、画近15个大类,800多个花色品种。

  【川剧服饰制作技艺】 工艺历史悠久,工艺技术应在川剧诞生之前,可追溯到明末清初的纱帽街衣冠作坊。制作包括:头帽、服饰、靴鞋、砌末等,每种生产工艺各不相同。是传统工艺中独具特色的特殊种类,具有与川剧表演艺术相辉应的独特戏曲审美特征。

  【成都中药炮制技术】是历代医药学家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逐步积累、总结、发展起来的一项独特的传统制药技术。成都在此领域一度居于全国领先地位,成都的炮制技术在“川帮”炮制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成都中药传统制剂方法】成都曾经生产的中九丸、灵宝丸、金灵丹、紫雪丹、万应锭,渴龙逩江丹、离龙保和膏、七厘散,阿魏丸、鹅管眼药均是传统制剂中极其有名的品种。

  【望丛赛歌会】郫县“望丛赛歌”的民俗活动从南北朝齐明帝修建“望丛祠”时起,就渐趋形成,是川西坝子汉民族传统罕见的赛歌节,以川西民歌为内容,每年五月最为隆重。一年一度的“望丛赛歌会”通过赛歌的形式纪念“功在田畴”、“治理水患”、“德垂揖让”、“教民务农”的“望丛”二帝之先灵。在后来的发展中,民俗活动又给“望丛赛歌会”赋予了更多的功用性,比如以赛歌的形式表述川西农民丰收的喜悦等。

  【火牛阵】 主要用于春节期间和大型聚会、游行等,主要活动区域在新津本土。它与当时的新津龙灯、狮子灯、幺妹灯、秧歌等组成了新津主要的本土民间文化,“火牛阵”表演阵容庞大,场面恢宏,极富影响力与感染力,是当地传统节日期间一项大型民俗活动。

  【都江堰放水节】 在清明这一天,为庆祝一年一度都江堰水利工程岁修竣工和进入春耕生产大忙季节,民间都要举行盛大的庆典仪式。人们为了纪念李冰,每年都举行官方祭祀和群众祭祀活动。放水节最为重要的活动内容是在都江堰渠首鱼嘴分水工程处举行砍断连接杩槎的竹索、外江水流入经岁修后的内江的开水仪式。

热门关键词:文化遗产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中国文化遗产大辞典》编纂启动

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整理硕果累累

保护文化遗产值得尊敬

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承人认定最重

文化遗产何时走出“先遗弃后抢救”怪圈

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呼唤产权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