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天津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正式公布(附详单)

2006-11-22 14:16:35 www.artchn.com 来源:天津日报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经天津市政府批准,由天津市文化局确定的天津市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0日正式公布。

    天津是一座有着600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拥有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和利用好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继承和发扬天津优秀特色文化,促进文化传承,弘扬民族精神和建设和谐天津具有重要作用。市政府要求各区县、各部门认真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切实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管理和合理利用。

    第一批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共计30项。

    民间美术:杨柳青木版年画,“泥人张”彩塑;

    民间舞蹈:挂甲寺庆音法鼓,杨家庄永音法鼓,大沽龙灯,汉沽飞镲,刘园祥音法鼓,林亭口高腿子高跷,海下文武高跷, 蜡庙小车会;

    传统戏剧:天津京剧,评剧,卫派河北梆子;

    传统手工技艺:风筝魏风筝,杨村糕干制作工艺;

    民俗:天津皇会,天津天后文化,葛沽宝辇出会;

    曲艺:天津时调,京东大鼓,天津相声,骆派京韵大鼓,李派快板书,雷琴拉戏;

    杂技与竞技:回族重刀武术,拦手门武术,霍氏练手拳,北仓少练老会,北少林武术;

    传统医药:天津隆顺榕中药生产技艺。

    后人忌谈蓝花花

    据了解,蓝花花和石志英婚后生下一子,取名石彩,石彩共养育了6个儿子。

    记者辗转找到蓝花花的长孙石天仑夫妇,在一个稍显阔气的院落里,摆放着4张台球桌子,夫妇二人带着4岁的外孙女坐在一张台球桌上吃饭。见有人来访,石天仑笑了,他说,近年来,他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人为了奶奶的事情来找他了。记者表示想要看看保存在他手中的奶奶的照片,“你们来的目的我很清楚,但不好意思,照片被我弄丢了,你们什么也不要问,我什么都不会说。”

    据石天仑夫妇介绍,他们兄弟6人共生了10个儿女。谈到兄弟6人的生存现状,石天仑淡淡地说:“我们6兄弟生活得很好,老六现在已经在延安买了房子,家里也供出了几个大学生。”

    “我现在靠这几张台球桌挣点零花钱。”石天仑指着几张台球桌笑着说。近年来,他专心供正在山西上大学的儿子念书,另外帮女儿带外孙女。

    当记者再次提到当年他爷爷和奶奶的事情时,石天仑缄默不言。但石天仑的妻子却在一边说,提起他们爷爷,别说丈夫心里难过,就连她都想掉泪。爷爷生前不许别人在他面前唱《蓝花花》,因为他认为歌词里一些内容与当年事实不符,是对奶奶的不敬。“奶奶去世后,爷爷一直没有再娶,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抚养儿子石彩,然后又一手将6个孙子教育成人,直到1995年去世。爷爷可是个好人,不信你们去打听。”即便如此,夫妇二人始终不愿提及奶奶一个字。

    当地欲为蓝花花申遗

    郭海军介绍,近几年,国内外媒体聚集宝塔区,对“蓝花花”作了大量的宣传报道,提升了临镇的知名度,全国有关“蓝花花”的各种版本的影视剧、舞台剧和话剧多达百余部,尤其是东北作家何苦在延安、榆林驻扎3个月,写出30万字的20集电视剧本,据称此剧目前正在筹拍中。

    “相比之下,留存在我们本土上的‘蓝花花’这笔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得不到有效保护而岌岌可危。”郭海军表示,目前,“蓝花花”仅存的几处故居,因为没有引起后人的重视,即将被拆迁,特别是蓝花花早年曾上学的固临县女子学校校舍,至今原貌保存完整,还有埋葬“蓝花花”的墓穴等。现存的有关“蓝花花”的知情人仅不足5人,并都已经进入老年状态,应该尽快搜集口头资料。“作为宝塔区文化瑰宝和人文资源的蓝花花故居,应该尽快加以保护和利用,否则,后人只能从小说和戏剧里了解蓝花花了。目前,我们已着手准备‘蓝花花’的申遗工作。”

    尽管“蓝花花”的后人对“蓝花花”的故事讳莫如深,尽管有关“蓝花花”当年的遗物、遗迹等越来越少,但文化部门及有关文艺界人士,仍然对蓝花花的故事饶有兴趣,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蓝花花”文化资源的保护工作努力着……

    传承难难在哪里

    台州的民间艺术普遍缺乏传人,基本上每门艺术都是因为年轻人觉得“不好挣钱”,要么是无人肯学,要么是师傅选弟子难。

    “青黄不接,后继乏人,是最大的困难。”被称为“国内一绝,并列三雕”的黄岩翻簧,门下学艺人不足10人,这项工艺的年销售收入不到10万元,“不能挣大钱”的手艺让许多年轻人放弃了登堂学艺的念头。

    在临海杜桥镇,说到“烂乌泥”朱吕贵,妇孺皆知。

    记者把一团普通的泥巴递给他,经他手里一捏,不到一根烟功夫,一个栩栩如生的泥人像就“蹦”了出来。

    1998年,朱吕贵带着他的彩色木雕——中国历代50位皇帝像,来到京城故宫作民间艺术展览,参观者络绎不绝,最多的一天达6000余人次。

    2005年7月,浙江省民族民间艺术普查时,朱吕贵上送《十五贯》、《三岔口》等传统泥塑作品,受到了省文化厅和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民间艺术专家们交口称赞,认定朱吕贵的泥人是浙江省民间泥塑体系中的新属种。2006年6月,浙江省文化厅授予朱吕贵浙江省民间艺术家的称号。

    临海泥塑是由朱吕贵一手创立而形成的,它的传承也只在家族、父子、师徒之间。可是,朱吕贵膝下4个儿子,没有一个乐于继承父亲的传统手艺;社会上的年轻人因嫌弃塑泥人赚钱少,技术性高,没人愿意拜师学艺。培养后继人必须从十二三岁的孩童抓起,而现在的父母谁都不愿意把孩子的学习精力放在这古老的手艺上;还有,学艺的孩子要具有较好的悟性和天赋;此外,他们还要懂得戏剧艺术的流派方面知识。面临这项民间造型艺术快要失传的困境,朱吕贵虽仍默默地坚守着,可传承大事仍让他寝食难安。

    “创造条件给朱吕贵设立工作室和艺术品陈列室,给传承人一定的社会荣誉。以创造良好的社会文化环境,促进泥塑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杜桥镇的彭连生为这门民间绝艺呼吁。 


台州乱弹《九龙山》

黄沙狮子

    拿什么来对待民间艺术?

    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民间艺术?6月6日下午,记者随机进行访谈。

    郑有雄(三门人,文化工作者):以前,有很多人搞不懂非物质文化,包括一些吃公家饭的,通过近年来大力开展保护宣传活动,现在情况好多了,看来宣传工作很重要。另外,当地政府的保护意识也很重要。我们三门石窗,刚开始外地人到三门以每扇窗500元来收购,三门县拿出一笔经费来,进行统一征集,石窗就没有流失。此外,为石窗做了专题片、画册,还计划在风景区蛇蟠岛建立三门石窗艺术长廊,让更多的百姓来参观了解。

    汤春甫(天台人,民间艺术大师):当地应将民间艺术作为一张对外交流的“金名片”,先保护下来,给予一定的扶持经费,等到物质文明达到一定程度后,老百姓会意识到精神文化的重要性。其实,民间艺术对老百姓的精神交流起到很好的作用。

    李秋宁(市文化工作者):民间艺术不能重挖掘整理轻保护,不加以很好的保护,就是一时图热闹挖掘出来最终也废了。

    王楚云(路桥金清人,老渔民):我们不能目光短浅,只想到眼前赚钱,这些民间艺术是经过很多年流传下来的,一旦失传,就是有钱也难买回来,很需要一些热心人加入进来,起到推广作用。

    管维虎(椒江建设社区,退休教师):中国的民间艺术拿到国外去展出,外国人挺喜欢的,可我们自己特别是年轻人不那么热。民间艺术应多拿出来展示,到公众场所,甚至到社区,我们中老年人会挺喜欢看的,多搞活动,也会让下一代人受到艺术感染。


石塘大奏鼓


仙居无骨花灯

热门关键词:文化遗产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中国文化遗产大辞典》编纂启动

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整理硕果累累

保护文化遗产值得尊敬

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承人认定最重

文化遗产何时走出“先遗弃后抢救”怪圈

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呼唤产权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