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蓝格莹莹实实爱死人 陕北民歌“蓝花花”欲申遗(图)

2006-11-15 20:03:26 www.artchn.com 来源:华商报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格莹莹的彩,生下一个蓝花花,实实地爱死人……一十三省的女儿哟,就数咱蓝花花好……”陕北民歌《蓝花花》唱出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唱出了一个柔弱女子对自由恋爱的向往,六十余年来一直被全国各地文艺工作者所推崇,编撰成各种版本的歌曲、故事、舞台剧。

  目前,延安宝塔区文化部门正在组织要将该故事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民歌《蓝花花》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近日,本报记者走进了“蓝花花”的家乡———寻找美丽的“蓝花花”

  提及民歌《蓝花花》,每一个陕北人都不陌生,甚至都会哼上一两段,在互联网上搜索歌曲《蓝花花》时,那种极具陕北韵味而又极具哀怨基调的音乐会旋即响起,带人走入蓝花花的爱情悲剧中。


路瀛老人对蓝花花的记忆仍历历在目

    传说: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最早关于蓝花花的故事见何其芳与何如松1954年出版的《陕北民歌选》,书中这样表述:“传说固临县临真有女子名蓝花花,长得很美,被地主周家娶去,她不满意,后和别的男子恋爱。该歌各处传唱,书中歌词是根据临镇、延安、绥德等地采录编订。”该书选录的歌词共19段。

    据延安市宝塔区文化馆副馆长郭海军介绍,民间流传着很多版本的蓝花花故事,根据民间文化艺人的编撰及相关资料记述,蓝花花出生在延安宝塔区南川临镇街,她从小心灵手巧,长得非常俊秀,像雨后的马兰花一样惹人喜爱,人们给她送了个外号叫蓝花花。1935年,刘志丹率领红军下临真(即今天的临镇)时,红军中有一名战士,长得挺拔英俊,又在部队搞文艺工作,唱歌跳舞样样都行,他与蓝花花一见钟情,偷偷相爱,发誓相伴终身,后因红军奉命过黄河东征,两人只得依依惜别。

    蓝花花与红军战士偷偷相爱的事情被传扬开来,她父母认为女儿败坏了门风,便将17岁的蓝花花许给富户任家,但不久丈夫因抢劫被处决。次年,蓝花花又被父母强迫嫁给姓石的富户人家,蓝花花在石家受尽煎熬,她日思夜想自己的红军爱人,1939年生下儿子石彩后,于1940年在精神极度苦闷中病逝。

    那名红军战士后来回到陕北,得知蓝花花被迫嫁人而后病亡的消息,悲痛欲绝,也病倒了。在医院治疗过程中,他用哭丧调将对蓝花花的相思之情写成诗歌,经常教群众和娃娃们演唱,久而久之,《蓝花花》开始传唱开来,继而传遍全国,甚至传到海外。传唱过程中,有人又将其他一些爱情故事补充进去,使《蓝花花》更加丰满,最多时达到84段。

    蓝花花确有其人 故乡在延安

    带着对蓝花花故事的憧憬,记者来到距延安市区85公里的临镇,探访蓝花花其人其事。

    “我活了80多岁,也走过很多地方,再没有见过比蓝花花长得俊俏的。她不是一般人,她是仙女下凡。”这是现居临镇,小时候曾与蓝花花一起上学的84岁的老八路路瀛对蓝花花的评价。谈起蓝花花,老人神采飞扬,“她生得漂亮,桃花色,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蓝花花是‘盖临真’,就是临真数她好”。歌里说的一十三省数她好,其实是指全国,因为当时红军共走过全国13个省。

    路瀛说,蓝花花名叫姬青芳,小名叶子,祖籍榆林米脂县姬家峁姬家岔,清朝时姬家逃荒至临真村,定居下来。1919年5月4日,姬青芳就诞生在这里的姬家大院土窑洞里。“我年龄比姬青芳小好几岁,两家还沾点亲戚,平时对她以姐姐称呼。”在他的记忆里,蓝花花不仅长得天仙般漂亮,而且绣得一手好花,说话声音动听。当时蓝花花在固临县(当时临真村隶属固临县)女子学校上学。

    “姐姐平时穿粗布衣服,耳朵上戴着耳坠,梳着长长的单辫子,辫梢系上铃铛,再加上裤脚的铃铛,缠的小脚,走起路来叮叮响,她走路很好看。”路瀛老汉说,当时临真的小伙子们都非常迷恋蓝花花,但都没机会与蓝花花说话,反而是比蓝花花小好几岁的他倒是能搭上话。“她是个很正派的人,和男同志说话都一本正经。所以一些说她不好的传言都是胡说的。”

    路瀛老人说,1935年冬天,红25军部分部队驻扎在临真,当时著名作家周扬也随军来做调查工作,曾见过蓝花花。蓝花花去世后,就是周扬编撰出来的民歌《蓝花花》。

    随后,在路瀛老人的带领下,记者分别找到了蓝花花曾经居住过的土窑洞、学校和蓝花花与丈夫石志英的合葬墓地,那些旧址已经破败不堪。“这些地方现在都已经卖给个人了,可能很快就要拆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老人很失落。

    后人忌谈蓝花花

    据了解,蓝花花和石志英婚后生下一子,取名石彩,石彩共养育了6个儿子。

    记者辗转找到蓝花花的长孙石天仑夫妇,在一个稍显阔气的院落里,摆放着4张台球桌子,夫妇二人带着4岁的外孙女坐在一张台球桌上吃饭。见有人来访,石天仑笑了,他说,近年来,他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人为了奶奶的事情来找他了。记者表示想要看看保存在他手中的奶奶的照片,“你们来的目的我很清楚,但不好意思,照片被我弄丢了,你们什么也不要问,我什么都不会说。”

    据石天仑夫妇介绍,他们兄弟6人共生了10个儿女。谈到兄弟6人的生存现状,石天仑淡淡地说:“我们6兄弟生活得很好,老六现在已经在延安买了房子,家里也供出了几个大学生。”

    “我现在靠这几张台球桌挣点零花钱。”石天仑指着几张台球桌笑着说。近年来,他专心供正在山西上大学的儿子念书,另外帮女儿带外孙女。

    当记者再次提到当年他爷爷和奶奶的事情时,石天仑缄默不言。但石天仑的妻子却在一边说,提起他们爷爷,别说丈夫心里难过,就连她都想掉泪。爷爷生前不许别人在他面前唱《蓝花花》,因为他认为歌词里一些内容与当年事实不符,是对奶奶的不敬。“奶奶去世后,爷爷一直没有再娶,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抚养儿子石彩,然后又一手将6个孙子教育成人,直到1995年去世。爷爷可是个好人,不信你们去打听。”即便如此,夫妇二人始终不愿提及奶奶一个字。

    当地欲为蓝花花申遗

    郭海军介绍,近几年,国内外媒体聚集宝塔区,对“蓝花花”作了大量的宣传报道,提升了临镇的知名度,全国有关“蓝花花”的各种版本的影视剧、舞台剧和话剧多达百余部,尤其是东北作家何苦在延安、榆林驻扎3个月,写出30万字的20集电视剧本,据称此剧目前正在筹拍中。

    “相比之下,留存在我们本土上的‘蓝花花’这笔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得不到有效保护而岌岌可危。”郭海军表示,目前,“蓝花花”仅存的几处故居,因为没有引起后人的重视,即将被拆迁,特别是蓝花花早年曾上学的固临县女子学校校舍,至今原貌保存完整,还有埋葬“蓝花花”的墓穴等。现存的有关“蓝花花”的知情人仅不足5人,并都已经进入老年状态,应该尽快搜集口头资料。“作为宝塔区文化瑰宝和人文资源的蓝花花故居,应该尽快加以保护和利用,否则,后人只能从小说和戏剧里了解蓝花花了。目前,我们已着手准备‘蓝花花’的申遗工作。”

    尽管“蓝花花”的后人对“蓝花花”的故事讳莫如深,尽管有关“蓝花花”当年的遗物、遗迹等越来越少,但文化部门及有关文艺界人士,仍然对蓝花花的故事饶有兴趣,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蓝花花”文化资源的保护工作努力着……

热门关键词:文化遗产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中国文化遗产大辞典》编纂启动

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整理硕果累累

保护文化遗产值得尊敬

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承人认定最重

文化遗产何时走出“先遗弃后抢救”怪圈

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呼唤产权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