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98岁 他仍充满创造活力--访巴西建筑大师尼梅尔

1970-01-01 21:21:49 www.artchn.com 来源:艺术中国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新华网里约热内卢12月25日电(记者 陈家瑛)12月15日是巴西建筑大师奥斯卡·尼梅尔98岁
生日。记者拨通了他的电话,向他表示祝贺。电话那边传过来的话语平静、低缓、简练,依然是前不久采访他时给我留下的那种印象。

    尼梅尔工作室位于著名的里约热内卢科帕卡班纳海滩,那是一栋10层小楼的顶层。当记者进入他的办公室时,这位世纪老人从低矮的座椅中站起来跟我握手,那动作虽然比较迟缓但却不显龙钟之态。他身材矮小,面容慈善,开口语气平和、言谈凝练、思维敏捷。

    年近百岁仍处创作高潮

    尼梅尔因45年前设计了巴西新首都巴西利亚的主要建筑而享誉全球,如今他可能是最为世界所熟知的巴西文化名人。世人称他是“建筑毕加索”、“世纪建筑师”、“活着的现代艺术传奇”……尽管已届百龄,但尼梅尔仍然处在创作高潮。他告诉记者,他刚刚为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王子文化中心设计了一个博物馆和一个会议厅,为德国波茨坦设计了一个水上中心,为意大利阿玛菲海岸的拉维洛设计了一个剧院。他还为巴西-巴拉圭两国伊泰普水电站设计了公司总部大楼。

    在巴西利亚这座堪称建筑学经典的城市,尼梅尔新近又设计了一系列文化设施。这个被称为巴西利亚文化中心的建筑群,共由5栋建筑组成,以填充几十年来巴西首都中央主轴大道大教堂附近的大片空地。如今那里正在紧张施工,国家图书馆、巴西利亚博物馆即将拔地而起,电影馆和音乐中心等也随后动工。

    为什么能在近百岁时仍保持如此旺盛的精力和创造力呢?对于这个问题,尼梅尔常常避而不谈或者轻描淡写。他对记者说:我全天工作,九点半上班,一直工作到晚八点;我思考、画图、阅读、接待友人,就像任何一个建筑师一样。至于有什么秘诀,他仅回答:生活简朴,培育友谊,互相帮助。

    对建筑的独特理解

    评论家们认为,尼梅尔建筑设计的最大特点是大胆探索、独具匠心与美的结合。当记者请教他对建筑的理解时,他说,建筑设计必须标新立异、体现个性,就像任何其他艺术作品一样,应该创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

    “我的目标是设计出与众不同的建筑,尽最大努力挖掘混凝土结构所能够表现出的技术潜力”,他说,当美学、大胆和出其不意与实用功能完美结合时,混凝土结构就会慷慨地让我们予取予求。

    尼梅尔工作室的客厅墙壁上画着巴西利亚国会大厦、大教堂等建筑的草图,草图上方写着一句话:最重要的不是建筑设计,而是生活、友谊和这个应予以改造的不公正世界。尼梅尔认为,生活比建筑设计更重要,生活可以改变一切。

    他常常对青年建筑师说,仅仅从学校里学出来是不能成为一个出色建筑师的,建筑师必须关心生活中的问题,去感觉世界的期待,去领悟应该做什么。正因此,这位老人百忙中不误笔耕,希望通过写书把他对建筑、对生活、对世界的体验与见解传达于青年。尼梅尔晚年已发表了回忆录、思想漫谈和小说等共6本书,其中回忆录《时间曲线》已多次再版。

    现代艺术传奇

    尼梅尔实践了他对建筑艺术的理解,一生追求的就是一个“奇”字。他设计的许多建筑都令世界称奇,巴西利亚国会大厦、大教堂、总统府等作品早已脍炙人口。他后来设计的尼特罗伊当代艺术博物馆像是蓝色大海托起的白色飞碟,库里蒂巴市的尼梅尔博物馆像一只漂亮的眼睛,圣保罗拉美纪念馆里一条凌空的弧形路桥把几栋建筑连接得浑然一体……尼梅尔以独具一格的曲线运用而著称,人们都说,里约热内卢蜿蜒的海滩和多姿的山峦启发了他的艺术灵感。

    尼梅尔对记者说:“正像法国作家安德列·马尔罗所言,他把其一生所见到和爱过的东西都珍藏在想像博物馆中,我也如是。”1987年,由卢西奥·科斯塔领衔城市规划、由尼梅尔设计主要建筑的巴西利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同年,尼梅尔获得美国普利策建筑奖。1998年,尼梅尔获得英国大不列颠皇家建筑学院金奖。本世纪以来,欧洲多次为尼梅尔作品举办巡回回顾展。另据不完全统计,巴西和世界各国已经出版的有关尼梅尔的多语种著作多达30余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德国举办了名为《现代艺术传奇》的尼梅尔建筑作品回顾展,恰如其分地概括了他整整70年的建筑设计生涯和艺术成就。(完)

热门关键词: 98岁他 8岁他仍 岁他仍充 他仍充满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我愿在传统里再呆十年

多管艺术,少管市场——周春芽谈艺术与市场

日韩美术馆馆长谈中国当代艺术收藏

袁运生谈当前艺术问题

蓝云论坛—— 为艺术批评寻求彼岸

何多苓:我天生是一个审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