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连载】李明阳:《书法十日谈》之八 书法艺术的个性和创新

2017-11-21 11:26:33 www.artchn.com 来源:艺术中国网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清·赵翼《论诗》)。这里,诗人并非否定李杜诗篇的巨大历史价值,而是强调我们艺术天空上不能只有这两颗巨星,要有新星,要创新...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清·赵翼《论诗》)。这里,诗人并非否定李杜诗篇的巨大历史价值,而是强调我们艺术天空上不能只有这两颗巨星,要有新星,要创新。 
    我们强调书法继承的极端重要性,但是继承不是缘源因袭,不敢越雷池一步,而是要先与古人“合”,再与古人“离”。“借古以开今”,目的在于塑造自我、超越自我,体现出当代书法浓郁的时代精神,在书法风格史上找到自己的位置,能够如此,那将是对未来传统的创造。这因为,传统是一个永远运动扩展的疆域,它的精神和灵魂是不断的创造,经典作品同样也将随着历史的进程而不断出现,成为后一时代的传统,变成永恒,诚如鲁迅所说:“……失掉了现在,也就没有了未来”。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是历史的发展逻辑。
    郑板桥书法,初学黄山谷,后来参以“八分”(“八分”即指东汉时期成熟的隶书,称作“八分书”), 再加入兰竹笔意,自创一格,建立了自己的书风。这种书体已不是原来的“八分隶书”,而介于楷隶之间,又有少许兰竹成分,所以称“六分半书”。他的字多在横里用力,这正是山谷笔法。结体多带扁,转折处喜用蹲笔,按得较重,有时看去像苏东坡,但比东坡瘦硬活泼。他特别讲究行款,不是一行行垂直写下,而是有偏有正,有大有小,有宽有窄,但看去却是一气呵成,并不显得东倒西歪,这是他的本领。故而后人又以“乱石铺街”来形容他书法作品的章法特征。所谓“乱石”是指正斜疏密,大小错落,所渭“铺街”,是指乱中有序,行气贯畅。“乱石铺街”的艺术风格验证了“六分半书”,是表现郑板桥幽默意识的绝妙形式,是实践内容形式统一原则的典范,体现了郑板桥对传统艺术社会的反叛与嘲弄,体现了郑板桥强烈的创新精神。这种创格和变体,一改当时书法界“滑熟”、“媚俗”的风气,对当时书法艺术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当然,创新是极其艰难的,郑板桥诗言;“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
    书画大师齐白石在表现他艺术追求的一首诗里言道;“塘里无鱼虾自奇,也从荷叶戏东西。写生我懒求形似,不厌名声到老低”。形象阐述他创作上追求“神似”的艺术取向。齐白石有一个学生叫许麟庐的,由于刻苦学习,学齐白石画达到以假乱真地步,人皆称道。唯白石老人以八字真言教导学生:“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许麟庐从中悟得真义,在勤学的基础上,努力创造。白石老人做画像楷书,凝重、慢条斯理;许麟庐则以狂草走笔一气呵成。他说:“大写意不在于形貌,而在于胸中之意。”他笔下的鳜 [guì]鱼,像白石的虾一样,以其独特的笔墨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的创作理念和艺术实践,与“入门而取形,出门而取神”书法的最高境界不谋而合,可谓深得白石先生教导真谛,“循门而入,破门而出”,自成一家,终成为白石老人卓有成效的门生弟子。
    人的禀赋、经历、教育不同,由其带来人的性格、气质、情操、趣味等的差异,这便形成一个人特定的审美倾向,就书法家而言,这特定的审美倾向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中自然逐步形成与之相适应的书法表现形式,譬如字的笔意、结体、布局,以自觉表现自己艺术个性,进而依靠坚实的基本功夫和活跃的“创造想象”,挥洒自如地写出富有新意和美学价值的书法形象。艺术个性的形成实际上即意味着个体作出了独特的艺术创造,这个过程既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又是一个自觉的过程。既是感性的,又是理性的。我理解,真正的“新”,应该是既有其独特之处,又要给人以美的享受。特别需要说明的是,人与人实用过程中写的字与字之间的差异性与书法的艺术个性不是一个话题,前者不带有艺术个性、不具有美的创造。
    创新是艺术的生命,是艺术有所突破的标志,更是书法艺术能够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动力之一。创新的前提首先是继承优秀的传统,在继承中学习,在学习中扬弃,在扬弃中发展,这是创新的有效途径。这就是说,书法等艺术要创新,但要变而有道,千万莫求诡异,以免误入左道旁门。因为虽然造化万千,但亦有其基本规律可循。唐孙过庭《书谱》对书法造化自然规律有十分精辟的阐述:至于说到深入思考,精研法则,少年是比不上老年人的;但学好一般的规矩,老年又比不上少年了。运用思索,年纪老了越见精妙;从事学习,少年时代可以刻苦地努力进行。进行不断的努力,其中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就有一个变化,最后达到功行完满。初学分行布白的,仅仅求其平正;既达到了平正的境界,又要追求险绝,险绝也能做到了,那又要回复到平正上来。最初以为工夫赶不上古人,到了中间的过程,或则过于平正,或则过于险绝,最后乃领会到把平正和险绝融为一体,能够变化自如。到这个时候,那年龄和书法都已老到了。
    讲到书法的创新,不能不想到弘一法师。弘一法师(公元1880年-公元1942年)俗名李叔同,浙江平息人。既是才气横溢的艺术教育家,也是一代高僧。弘一法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可谓“二十文章惊海内”。弘一法师是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者,所创作的《送别歌》成为经典名曲;是中国第一个开创裸体写生的教师。他苦心向佛,过午不食,精研律学,弘扬佛法,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他是中国绚丽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赵朴初)。弘一法师在书法艺术上极有造诣,出家后诸艺俱疏,唯书法未能割舍。书法是心灵的迹化,纵观弘一法师遗墨,藏锋稚拙,雅逸恬淡,枯寂孤清,超然尘外,实是禅修的结果。弘一法师出家后的典型书体是,圆润含蓄的线条,疏朗瘦长的结体,稚拙中带些赢弱,蕴藉和谐、兼疏淡远,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境界。“见我字,如见佛法”,弘一法师曾如此自信说道。弘一法师晚年的书法归于恬静平淡,多以楷书作经文偈语,或以行书作信札,通过藏锋稚拙之线条,表现出一种超然物外的禅趣,行书《无上清凉》乃弘一法师晚年的书法。读大师书法,第一印象是给予人强大的教化作用,展读之时,一种安淡、平和、干净无欲的至高境界总能震撼着你。由上可见,禅意书法,是指带有禅境与禅意的书法作品,也指以追求禅的意境的书法创作行为与书法创作者。然世间有些千奇百怪的“江湖字”竟以“禅意书法”自诩,岂不谬哉。“须知凡事有因原,身心未修莫言禅。不见时人江湖字,千涂万抹也枉然。”(作者《书道吟 禅意书法》)。
    韩愈云:“业精于勤,荒于嘻。行成于思,毁于随”。每个书法家都有自己的追求 ,我亦如此,“师从唐楷求法度,追慕魏碑任性情。自然为规情为矩,我书如我不随人。”(作者《书道吟 求索》)。努力将行楷和隶书融合,使自己的书法既有行楷的灵动又有隶书的庄重,相反相成,努力形成自己的书法特色。我深知,创新是艰难的,在追求自己书法特色过程中,要听得进意见,经得起批评,经得起否定。自己写过一首《写字偶得》表达自己的态度:“也有人说差, 也有人说好。我自写我意, 不喜亦不恼”(作者《书道吟 禅意书法》)。
【作者链接】李明阳艺术简介:
教育工作者。原国家督学。原安徽省教育厅总督学。曾长期从事教育行政管理工作。曾受聘安徽大学、安徽师范大学兼任硕士生导师。著有《教育路上行与思——明阳教育散文选》;出席第三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及中美省州教育厅长对话;应邀到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作专题讲座,与他人合作的《农村义务教育管理体制问题研究》获第四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
书法爱好者。全国教育书画协会理事,中国教师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著有《书法 自然 人生》、《李明阳书法教育讲座》、《书斋夜话》等书法专著。书法作品和书法评论见于《美术之友》《美术向导》、《书与画》、《书画世界》等专业刊物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书法报》等报刊,安徽电视台、合肥电视台予以专题报道。曾在韩国、澳大利亚进行书法交流。
散文、诗歌和楹联爱好者,安徽省散文协会名誉副会长。著有《我的母亲我的家——明阳散文选》、《春风秋雨——明阳诗歌散文选》、《书画百家诗》、《楹联手抄》,其中《书画百家诗》为《人民日报》推荐书,《楹联手抄》在韩国翻译出版发行,多篇散文发表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诗歌《老师 您让我懂得奉献》、《黄山云》收入人民教育出版社、人民音乐出版社的小学教材。

热门关键词:李明阳 书法十日谈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李明阳:书法艺术零星感悟

率尔操觚 个性外朗 李明阳书法漫谈

纵横欹侧 别具面目 李明阳书法浅谈

韩阳:读李明阳《楹联手抄》给我的启迪

何满宗:书法的关怀-李明阳《书法自然人生》序

李明阳《书法自然人生》自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