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中国书协有资格收编西泠印社吗?

2008-05-16 10:27:08 www.artchn.com 来源:网络转载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中国书协从这几届的主席来看,其档次、学识、专业水准乃至社会知名度明显无法和西泠印社相比……西泠印社居然和中国金融书协、中国铁路书协这些行业协会一起‘原则上被通过成为中国书协团体会员’,呜呼哀哉!...
     “西泠门”事件,或许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今天传统艺术界的现状

  2008年1月25日,中国书协五届六次主席团会议在北京召开。常规的会议议程之外,这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关于接收西泠印社、中国金融书协、中国铁路书协为中国书协团体会员问题”。

  这一原本并不十分惹眼的一个“决议”在网络上被公开,之后引起轩然大波。

  “入协”之后惹争鸣

  自中国书协网公布这一消息后,其他艺术相关的网站纷纷对这一事件转载、评论。这后来被称为“西泠门”事件。

  所有评论基本上围绕着两点:西泠印社有必要成为中国书协的“团体会员”吗?中国书协有资格收编西泠印社吗?

  “西泠印社是享有世界声誉的具有百年历史的篆刻团体,是国内外书画篆刻家高山仰止的圣殿……从西泠印社这几任社长来看,沙孟海、赵朴初、启功,无不是当代文化界的顶级人物。而中国书协,建立仅仅27年的历史,作为一个群众性全国书法社团,逐年降低门槛,会员已经达到10000人之众……而且,中国书协从这几届的主席来看,其档次、学识、专业水准乃至社会知名度明显无法和西泠印社相比……西泠印社居然和中国金融书协、中国铁路书协这些行业协会一起‘原则上被通过成为中国书协团体会员’,呜呼哀哉!”网络上贴出的这一番话,概括表达了众多书法爱好者对这一事件的不认同态度。

  面对反对的声音,西泠印社方面打破了沉默,该社“有关负责人”接受了《中国篆刻网》和《中国书法家网站》的联合专访,内容于3月10日在网上公布。

  在这次对话中,西泠印社“有关负责人”对网络上针对“西泠入协”引发的众多争论逐一做了回答,并解释了西泠加入中国书协的原因:

  第一,“在策划‘百年西泠迎奥运’国际性篆刻海选活动中,我们曾邀请中国文联作为艺术指导单位。当时中国文联领导就曾明确提出,此事与中国书协有无协调?希望西泠印社和中国书协共同整合资源,共同筹划海选活动,使之成为整个中国书法篆刻界的活动”;

  第二,“在西泠印社海选展开的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工作上的麻烦,如西泠印社为保持自己的高端形象与品质,不在各省市设立分支和派出机构。但是,要在全国乃至国际进行大规模创作及学术活动时,就必然牵连到与各省市书协和地方印社协调关系的问题……因此我们认为,不论从整个全国书法篆刻发展的角度来说,还是就印社自身开拓发展空间要素来说,都面临与书法专业组织的协调和合作问题。”

  但关心此事的人士对这次解释并不满意,一种较为集中的观点是:西泠本来就不是为传统艺术的普及工作而存在,其主要使命是做高端研究。

  于是,围绕上述话题,网民开始了第二轮质疑和讨论,激烈程度甚至超过了对西泠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事情本身。《博艺网》为此专门设立PK专题,正反方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

  “我们已经了解到,网络上参与争论的人,有一些充当主力的实际上就是西泠印社的社员。”4月10日,西泠印社一位普通会员在西泠所在的杭州西湖孤山上如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对于最初申请加入中国书协的原委和经过,由于西泠方面尚未给出明确、公开的解释,迄今还是一个谜。

  有传言说,书协主席张海希望借此当上西泠印社社长,而书协方面与西泠方面有的人一拍即合。西泠印社某负责人则借此能当上中国书协副主席。

  “这几乎没有可能,”曾经主持编撰《中国画技法全书》的老画家余晖告诉本刊记者,“与沙孟海、赵朴初、启功等6任社长相比,张海的影响力显然还相差太远。”西泠的另一位社员也认为这种猜测不合逻辑,“假如西泠印社最终真的加入中国书协,而张海也真的因此当上社长,那么,结果不是张海的名望得到提升,而是西泠印社及其社长的位置遭到巨大的贬低。”

  事情要“黄”?

  3月27日,西泠印社召开社长会议,商讨后印社方面终于对外公开表态。3月28日,在西泠印社春季雅集活动中,西泠印社社务委员会主任(印社行政“一把手”)、杭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魏皓奔宣布:印社社长会议决定,加入中国书协一事,需西泠印社理事会甚至会员大会表决通过才能生效。

  三天后,一封公开信从上海发出,公开信的接收对象为“西泠印社各位副社长、理事、社委会”,末尾署名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后裔、西泠印社理事吴长邺率子吴超、吴越(均为西泠印社社员)。公开信表示对“个别人擅以印社名义在两个月前向‘中国书协’申请以团体会员身份加入之事深感困惑与不安”,“迫切希望印社迅速采取措施向社会表明态度,解释社会对印社的误解,挽回印社尊严和影响”。

  吴超告诉记者,吴家自吴昌硕以下,吴东迈、吴长邺以及吴超和吴越,四代人均是西泠印社社员,印社历史上仅此一家。并且,吴家四代人,长时间以来捐赠了大量文物、艺术品给西泠印社,“对待西泠印社就如同是自己的家一样”。吴长邺现已89岁高龄,听说这一消息后深感痛心。

  吴超、吴越兄弟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在我们刚刚收到的西泠印社内部通讯中,有关去年的总结、今年的工作展望中,西泠印社团体加入书协的事情根本没有提及。而去年12月的年度总结、展望会议上,也没有提及此事。”

  “‘西泠入协’一事从网络上被散布出来时,大多数印社高层领导及理事会都毫不知情。这严重有悖于印社在重大事情决策方面所需要经过的程序”——吴超说,“按照正常组织原则,任何关系到印社发展之大举,应在社长会议、理事会通过并授权后方可执行。”

  “既然事情需要理事会甚至会员大会表决通过才能生效,那么,这事几乎就没有可能成行。”4月12日,西泠印社社员、一位陈姓篆刻家在孤山上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据我了解,全社迄今还几乎找不出一个普通社员、普通理事认同印社加入中国书协。”

  而西泠印社前社务委员会主任(沙孟海、赵朴初任社长期间)、老画家余晖,则从另一个角度来阐述了西泠加入中国书协的“不太可能”:“现在的西泠印社直接隶属于杭州市市委宣传部,从他们那边来看,也不太可能同意让西泠加入书协。”

热门关键词:西泠印社 中国书协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书法家孙向群会不会去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