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马兰被迫离开?黄梅戏院长蒋建国:我不回应

2008-03-31 22:25:01 www.artchn.com 来源: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最近,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成为受关注的焦点,有关她受排挤被迫离开安徽的真相22日在余秋雨博客上公布后引起轩然大波。...
 最近,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成为受关注的焦点,有关她受排挤被迫离开安徽的真相22日在余秋雨博客上公布后引起轩然大波。

    截止目前,安徽黄梅戏剧院院长蒋建国表示对文章中的观点不进行回应。他说:“没必要,不值得。”但他表示会仔细看看这篇博客。

    蒋建国自然也成了媒体聚焦的热点人物。在这里我们选编一篇江淮晨报去年11月13日登载的一篇文章,让大家对他有一个了解。 

 

    蒋建国:期盼生角演员顶起黄梅“半边天”   

    享有“中国乡村歌剧”美誉的黄梅戏,“金花”朵朵人才辈出;相比之下,优秀生角演员寥若星辰,国家一级演员、省黄梅戏剧院院长蒋建国近年来脱颖而出,由其领衔排演的黄梅戏《雷雨》继京津等地巡演后,又成功入选今年11月中旬在宁波举行的第九届中国戏剧节,角逐梅花奖。这让人们有理由期待,继王少舫、黄新德之后,安徽黄梅戏艺术又将崛起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作为丈夫,妻子临产他仍在舞台上演出

    蒋建国自幼喜欢看文艺演出,有空溜到黄梅剧团看演员排练《红灯记》、《沙家浜》等剧目,对黄梅戏艺术有了模糊印象。1975年,蒋建国考上了省艺校学习黄梅戏。他们那届有40多名学生,五年后毕业时恰巧赶上省黄梅戏剧团缺人,就从他们班里挑了5男5女。他们一同排新戏,还跟着出访香港等地。但或许是黄梅艺术青睐女性的缘故,当马兰等“五朵金花”崭露头角时,蒋建国等五位男生还在“跑龙套”,没什么角色可演,大多时候充当装台拆台的劳力。就这样,蒋建国整整跑了七八年“龙套”。1985年,他与“五朵金花”之一的吴亚玲喜结良缘。

    1986年4月,当时吴亚玲已有身孕,而院里正在排莎翁名剧——《无事生非》,让蒋建国担当其中一名男主角,准备参加“莎士比亚戏剧节”演出。这真是难得的机会,因为这是蒋建国入团以来第一次找到合适角色并担当主演。孩子出世那天,蒋建国正在北京人民剧场演出,只能暗暗牵挂正在远方独自生孩子的妻子。同事怕他分心就一直没说,直到演到最后一场他快上场前,同事憋不住了,告诉他亚玲生了个女孩。最后那场戏,蒋建国本应该情绪低落的,而他怎么也入不了戏,在台上老想笑。下台以后,搭档吴琼好奇地问:“你怎么老想笑?”蒋建国自豪地告诉吴琼:“我当爸爸了”。赶回家后,他精心烧了一条红烧鲫鱼,慰问受苦受累的妻子。为纪念这段经历,他给女儿取名“莎莎”。

作为演员,他一直努力超越自我

    蒋建国入行25年了,大大小小角色演过很多——从《风尘女画家》中的王守义、《女驸马》中的冯益民、《无事生非》中的娄地鳖,到《秋千架》中的千寻、《风雨丽人行》中的廉泉、《墙头马上》中的裴少俊……但他自我感觉最满意的还没有,因为他一直都在不同角色的塑造中努力超越自我。

 

    他最难忘的是扮演《风雨丽人行》中的廉泉一角。该剧叙述的是清末民初桐城才女吴芝瑛不顾个人安危为秋瑾烈士造墓立碑的故事,而廉泉是吴芝瑛的丈夫。在这部戏中,蒋建国仔细揣摩人物心理,努力表现那个既希望远离官场,和妻儿安度晚年,又具有“公车上书”热血男儿性格的廉泉。《戏剧电影报》评价说:“蒋建国将人物的忍让——震惊——犹豫——觉醒直到与妻子共赴国难的心路历程,展现得层次分明、脉络清楚,使人们仿佛看到一幅善良甚而是软弱的知识分子在时代洪流的冲击下,奋不顾身投入反封建斗争的壮丽画卷。”

    蒋建国介绍说,黄梅戏,历来以塑造女性人物见长,几乎所有剧目都以女性人物为第一主角;而男演员扮的小生,大都扮相好,儒雅有余,但阳刚之气不足。在黄梅戏剧目创作和选择时,剧院也希望今后多考虑男演员的戏份,让优秀男演员尽快走到观众面前。由空政话剧团国家一级导演王向明、著名编剧隆学义等人共同创作的黄梅戏《雷雨》,首次将原著中的周萍上升为一号人物,让所有的戏剧冲突都围绕着他内心的苦闷展开。蒋建国饰演的周萍得到了时白林老师的指导,有中国戏曲传统小生的潇洒俊美,唱腔凄婉悲凉,塑造人物时比以往更成熟、理智。王向明导演评价道:“蒋建国饰演的周萍,既有阳刚之气又不失阴柔之美,唱功华丽、念功铿锵、做工飘逸,节奏疏密有度,情感收放自如,他塑造的周萍极有可能在70年来诸多著名演员演绎的周萍中脱颖而出,留下历史性的一笔。”

    作为团长,他带头营销创收超千万

    近些年来,全国戏剧演出市场出现了整体滑坡的现象,而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却显示出勃勃生机:从2002年~2004年共演出667场,足迹至8国13个省,行程10万多公里,创造经济效益突破1000万元。

    记得当蒋建国等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时,偌大一个黄梅剧院“家底”不足万元,而遗留的两桩败诉官司还须偿还十多万元赔款。当时他们确定的思路是“等靠要道越走越窄、干闯搏路越奔越宽”。他们主动上门推销黄梅戏,有时遭冷遇、看冷脸,还时常坐冷板凳,但他们没有灰心,有时为了争取一次演出机会,来回跑三四趟,甚至多达五六趟。在他们的努力下,蚌埠的丰原药业每年资助该院创作经费100万元。

    在资金有保障的前提下,蒋建国和剧院的领导班子开始考虑剧目创作如何跟上时代发展、观众审美、市场等多方面需求。蒋建国意识到,传统剧目已不能满足观众需求。剧目创作不仅要注重社会效益,更要注重经济效益;不仅要有艺术性、思想性,还要考虑它进入市场以后能不能赢得观众认可。以前一部戏能演很长时间、很多场,有的演员靠演一部戏能生存一辈子。现在的观众,需要不断看新东西。所以他们加紧新剧目创作,今年自筹资金200多万元,创作了《雷雨》等四部新戏。

    蒋建国说,黄梅戏历史中曾有过三个辉煌时期。首先是新中国成立后以严凤英、王少舫为代表,以《天仙配》、《女驸马》为标志兴起的黄梅戏热潮;上世纪80年代,“五朵金花”和《红楼梦》、《无事生非》等优秀剧目实现了黄梅戏的“梅开二度”;而前几年,《徽州女人》、《秋千架》等新编黄梅戏多次全国巡演,又令人信服地创造了黄梅戏的新高潮。他坚信只要坚持以创作和演出为核心,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不断创新,不断给那些“小梅花”们提供演出机会,黄梅戏艺术就一定会再次形成高潮。

热门关键词:马兰 黄梅戏 建国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余秋雨称马兰受排挤 安徽黄梅戏剧院院长表示不回应

马兰被迫放弃黄梅戏 余秋雨披露妻子停演真相

“马兰事件”暴露文艺单一体制之弊

马兰“放弃”黄梅戏余秋雨蒋建国各执一词

黄梅戏《霸王别姬》展现别样情与爱

新编黄梅戏《霸王别姬》灿然亮相